老兵网 >> 老兵快讯 >> 文章正文


老 兵 快 讯
━━━━━━━━━━━━━━━━━━━━━━━━━━━━━━━━━━━━━━━━━━━━━━━━━━━━━━

谁拯救了两个步兵班?

——网络帮我解开30年前的战斗之谜

  前些时,我收到战友马达发来的博客留言,他让我搜索“中国老兵网”上一篇《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说是会有惊人发现。当我搜到并阅读这篇日记时,着实吃惊不小。

  由韩微写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这篇日记现已被许多网站转载。时任广西战区某合成军炮兵群指挥连连长的韩微在《日记》中写道:

  “ 3月2日,阴有小雨。下午15时左右,接受新任务,配属481团战斗,攻打脱浪县。有关人员立即整装出发,24时,在隘口以西某高地占领炮兵群观察所。”

  脱浪是凉山战役的右翼战场,481团的第一攻击目标为1号高地。当时我是该团1连2班班长。我班和1班作为营的尖兵分队,在副连长陈德瑞带领下,利用夜暗悄悄插入1号高地前沿,准备在天亮战斗发起时突然跃起,打敌个措手不及。谁知这反而埋下了一个隐患——

  《日记》记载:

  “3月3日,阴。今天配属481团战斗,对目标进行炮火准备(炮火准备,即步兵攻击前,集中炮兵火力对敌方阵地实施突击。博主注释)。进攻1号高地(据侦察该高地有越军的一个高机连)时,步兵不遵守协同计划,提前发起冲击,幸亏我在16倍炮队镜上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即通知了炮兵群长,及时下达了“暂停”口令,避免了误伤。”

  韩微在16倍炮队镜中看到的“步兵不遵守协同计划,提前发起冲击”的情况,实际是:当天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摸上1号高地,却不知道停在哪里,直到听到越军挖战壕和说话的声音才停了下来,一直潜伏到天亮,并不是“提前发起冲击”。

  谁知天亮后突然就落下几发炮弹,爆起的泥土几乎把人掩埋,我方开始炮火准备了。我们潜伏位置太靠前,已处在炮兵群的目标点上。士兵们发疯般地后撤,但一切都来不及了,炮弹转瞬之间就要倾泻下来了。

  几分钟的垂死等待后,炮弹却万分意外地没有倾泻下来,但见主力部队杀声震天冲上山来,一号高地转瞬之间就被拿下。

  后来听说,一号高地的越军在天亮前悄悄地溜走了,我方对此并未察觉。天亮之后炮兵群按计划实施火力准备,先打出去的几发基准弹,让我们有了一次“死亡”的经历。

  30年来我百思不解一个问题:是什么回天之力,竟能使远在几十公里之外的炮兵群在打出了基准弹之后,却骤然停止了随后的群体射击,从而让我们两个步兵班能够死里逃生?

  对此,炮兵指挥连长韩微在《日记》中已经说得明明白白:我在炮兵群观察所,用16倍炮队镜上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即通知了群长,及时下达了“暂停”口令,避免了误伤。

  —— 原来如此!一个沉积了30年的谜团被豁然解开。


  在随后对二号高地的攻击中,我完整领略了炮火准备的惊悚场面。在《我叫贵丁》的博文中我做了这样的记述:

  “海啸般的轰炸后,阵地极度安静,原本风景区般的敌方山头连只活的蚂蚁都没有了。地面上的一切被反复抛起、摔下、切割和撕扯,厚厚地堆积起土、石、树木和人体的混合物,温热、血腥而松软。硝烟还未散尽,步兵冲上去,左腿站稳了,还要回身把深陷的右腿拔出来,才能走出一步。

  走着走着,瞥见土里有一缕头发,拎起,竟带出半颗脑袋来,脑袋上还吊着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你。

  走着走着,又见地上举着一只手臂,手指还在颤抖,千万别动!没准儿它会给你一拳。

  还有些没爆炸的炮弹,闪动着热浪杵在地上,狰狞地扭曲着尾翼,千万绕开走,否则你也会变成周围散乱的肢体。”

  回忆战争的博文就像一把集结号,使分散久远的许多战友重新找到了昔日的团队,大家利用网络回顾、交流越战中的许多事情,你来我往中,竟解开了30年前的一团迷雾。

  我的营长吴巍薇也告诉我,当时他在营指挥所里用8倍望远镜也发现了我们挨炸的情况,立即请求团指挥所转告上级炮兵群停止射击。

  如此一来,究竟是谁拯救了两个步兵班?我想不论是炮兵连长韩微,还是步兵营长吴巍薇,我都会把这件事情转告给步兵班的所有幸存者,尽管他们分布在山南海北。

  我涉足博坛仅3个月,无意间却解开了积存30年的战斗谜团。感谢网络时代,感谢新浪博客!

  2009.4.19

  (如想了解更多细节,请打开好友马达的博客或搜索《老兵网》相关文章)

  精品集萃  


战友重逢  
战友资料寻找战友

老兵红娘  
交友信息交友意向表

 
 
 


Copyright© 2000-2008 老兵网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371713807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