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国防大观
军旅文化
战友重逢
女兵风采
退役家园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幸福夜话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英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合主办
周一至周五23时-24时
调频107.3MHz
中波1026KHz
电话68519529 83909448
联系信箱→请点击


老兵旅行社竭诚为老兵们服
务。服务内容有:
▲介绍老兵参加几十条游览
线路的旅游团队,享受老兵
优惠折扣服务(最低)。
▲帮助老兵购买飞机票,视
线路不同可享受5—8折
优惠。
▲介绍宾馆饭店(全国)享
受老兵优惠折扣(最低)。
▲会议服务(包括吃住行玩
等,仅限北京市),享受老
兵优惠折扣(最低)。
联系电话:13501284735
信箱laobing1000@263.net

自动润滑器
现有一高新技术产品“易力润”自动润滑器。获12个国家和地区专利,高效节能.
详情请点击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E-mail:
laobing1000@263.net

招聘启事 
北京英菩公司商贸部诚聘业务员。详情请点击

战争.战略战役.战术兵器知识图片欣赏军旅采风军校之春军事焦点军事秘闻政策法规

军事秘闻
━━━━━━━━━━━━━━━━━━━━━━━━━━

解析希特勒遗骸案谜团



  编者按:在俄罗斯乌里扬诺夫斯克市生活着一位克格勃的退役军官,他叫弗拉基米尔·格里戈里耶维奇·古梅纽科。1970年初,克格勃在东德的马格德堡市实施了一项绝密计划:二次焚烧希特勒的遗骸,然后将骨灰顺风扬弃。古梅纽科是该行动的参加者之一。6月22日,在纳粹德国对苏联发动侵略战争60周年之际,俄《议会报》刊登了该报记者对古梅纽科的专访录。


  记者:弗拉基米尔·格里戈里耶维奇,请您先谈谈那次绝密行动的由来,好吗?

  古梅纽科(以下称古):1970年初,我在苏联驻东德第三军克格勃特别行动处任职,军衔是上尉。我们的工作很忙。当时,形形色色的外国代表团在各种公开名义的掩护下,疯狂刺探苏联驻军的情况,我们的任务是:有效地同装备精良的外国间谍活动作斗争。

  一天,我们特别行动处接到一项绝密命令,下达者是当时任苏联克格勃主席的安德罗波夫。根据这一命令,我们要把秘密埋葬在马格德堡市苏军军事基地内的希特勒、希的情妇爱娃、戈贝尔及其家人的遗骸挖出,运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焚烧成灰,然后把骨灰扬弃。   这里,我想强调一个重要细节。安德罗波夫经与勃列日涅夫及其他政治局委员协商,为防止西方国家从空中窃密,没有发电报,命令是由他亲笔手写的。为了完成这项特殊任务,我们专门成立了3人小组。组长是特别行动处处长科瓦连科上校,组员有希罗科夫少校和我。希罗科夫精通德语,而我则要干最艰巨和谁也不愿意干的活。您会问,为什么会挑中了我?可能是因为我身体强壮、心理素质好吧。在反间部门,这是两个必备的条件。

  记者:在开始介绍秘密行动的具体情节之前,请您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苏联领导人偏偏在70年代初想起了埋在苏军军事基地的希特勒遗骸?

  古:很长时间以来,纳粹头子的死一直是个谜。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杀后,他的遗体被党卫军就地焚烧。当时就风传,说希特勒的骨灰由其卫队长阿克斯曼收藏,打算今后埋葬在柏林市郊。希特勒的忠实追随者们不希望随着希特勒的死亡,法西斯主义也被埋葬。他们当然希望希特勒能活着,最坏的打算是能保留希特勒的骨灰。因此,希特勒的遗骸埋葬地就成了一个意识形态和政治问题,依我看,同时也是一个宗教问题。

  这就是二战后为什么长期传说希特勒还活着,说烧掉的是希的替身的主要原因。60年代末,历史学家们推翻了这一说法。后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牙医专家列伊达尔·索格涅斯的法医鉴定也证实了历史学家们的推断。索确认,尸体牙齿的照片,即我们第二次焚烧的遗骸和1943年希特勒通过X光拍下的牙齿照片完全一致。在这种情况下,埋藏在苏军军事基地的遗骸被确认为是希特勒的遗骸,而不是其替身。这时,为了不再引起法西斯复仇者和其偶像追随者的兴趣,必须彻底销毁希特勒的骨灰,况且苏联军队也不可能在德国永久驻扎下去……

  记者:请您尽量详细地介绍一下那次行动的细节。

  古: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一行动从一开始就被定为绝密。尽管行动就在苏军军事基地内进行,我们也要非常严格地对自己的行动保守秘密。事先,我们对此行动作了很好的伪装:我们打着测防毒气的幌子,在藏有希特勒遗骸的地方设置了一顶军事帐篷,对外讲是准备在帐篷里施放烟雾。在夜幕和帐篷的掩护下,我们开始快速下挖。很快搞清楚了,我们下挖的点测试有误,当时我们只是跨步丈量的。后来我们又紧急地把帐篷向外移动了几米,终于找到了希特勒遗骸下葬的准确坐标。

  记者:什么出现在您的眼前?

  古:要找的东西出现在我的眼前,一堆残缺不全的遗骸。当时我的感觉是:极端厌恶和好奇。当时也顾不上什么情感了,我们迅速把装有遗骸的烂木箱子重新装入事先准备好的包装箱内。我们开着汽车,拉着这些"非同一般的货物"来到了市郊,寻找能焚烧遗骸的地方。开始时,我们打算就在当天夜里焚烧,后来又想,不行!德国居民一般都是很遵纪守法的,如果让他们在夜里看到火光,肯定会有人给警察局打电话,到那时,我们的"绝密行动"肯定就要泡汤,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们等到天亮,装做打渔人,把车开到郊外,一路上还仔细观察,看有没有人盯梢。到了地点之后,迅速卸下装有希的遗骸的箱子,往上面泼洒汽油,看着它烧成灰烬。

  记者:后来呢?

  古:一切按行动计划进行:我们把灰烬收到袋子里,消除了篝火的痕迹(甚至还恢复了被毁的草皮),然后来到了行动的第3个执行点,在那里我们把骨灰顺风扬弃了。

  记者:您能不能具体说出这几个"点"的位置,或者,您已经不记得了?

  古:这种事儿怎么能忘记呢!每个细节我都记忆犹新。尽管我当时还年轻,但清楚地意识到,这一行动非同小可。我只能向读者透露一点:我们是沿着比杰利茨河岸抛洒骨灰的。在哪里焚烧的?没有必要让读者知道!我认为,希特勒这个在20世纪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屠夫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将永远成为人类对战争与和平的启示录。生活时报驻莫斯科记者 杨政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