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女兵风采
 ━━━━━━━━━━━━━━━━━━━━━━☆━━━━━━━━━━━━━━━━━━━━━━


跳伞女兵的一天


高树颂、李良泰摄影报道


走向舱口



纵身跃出



飞行员加油



登机


整理内务


下达命令


逐个检查



为队员打气


年龄最小的队员

飞机升空


空中踩点



着陆


叠伞


“伞花”合影

信心十足

  早就听说在空降兵部队活跃着一支女子跳伞队。初夏的一天,笔者慕名来到跳伞队,队员的房门紧闭。打电话询问,跳伞队已经到某机场驻训二十多天了。


  放下电话,迅速准备相机和胶卷,同时把野外宿营防止蚊虫叮咬的花露水等物品也准备齐全。与有关部门进行了协调,跳伞队同意采访,吃饭可以和连队一起就餐,但住的地方则显得很紧张,因为外出驻训时,每人只带了自己的床铺。虽然采访充满了艰辛,但还是决心前去驻训地"跟踪"跳伞女兵一天。

  在赶往机场时正值中午,从机关到机场大约有一百多公里,送我们去采访的212吉普车只送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便返回了。七月的山区,骄阳似火,当日天气预报气温高达41摄氏度。一路上,我们吃了"仁丹"不算,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冰块放在脸上降温。当我们几经周折找到驻训营地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跳伞队叠伞刚好归来。

  跳伞队驻训营地在木兰山附近,条件十分艰苦,三面是光秃秃的小山,营房也是以往部队不使用的老房子。没有自来水,她们只能使用水囊,附近兄弟部队定期送水。烧水做饭倒还简单,可在这炎热的夏季,由于跳伞队是由男女队员组成的,洗澡成了问题。"女士优先"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女队员洗澡的时候,专门有人在门外"站岗放哨";晚上去厕所,还要结伴前往……

  等女兵洗漱完毕,终于和跳伞队的女队员们见上了面,简单地了解了一些情况。在跳伞队,女队员只占了一个班的编制。别看人少,她们训练的强度并不比男兵小,任务也并不比他们少。就拿叠伞来说,叠伞需要复杂的程序,也是一个极耗体力的工作,女兵和男兵一样,每人都有四具伞包,顶着烈日,自己一道工序一道工序地把伞叠好,机场上烈日暴晒,衣服湿透了,但她们从来不叫苦。就像她们讲的那样,降落伞就是我们的生命,如果在天空中没有了伞包,那么我们什么都没了。

  吃过晚饭,女兵们三三两两地聊天、散步,有的忙着准备第二天的必需品。炎热的天气,没有一丝风,大家有些透不过气来。走出饭堂,看见班长刘永鹏坐在宿舍门前,手里拿着把扑扇独自乘凉。上前与她攀谈,她连忙把板凳让给我们,嘴里还说自己训练已经习惯了,站着感觉不到累,俨然一个老大姐的模样。在与她交谈的过程中,别的队员过来请销假,她都一一询问。言谈中,虽然我们感受不到她们训练的艰辛,但从她们的肤色中能得到答案,一个个晒得就像"非洲大汉",即使涂上再多的"防晒霜"和"增白蜜"也都是徒劳。

  天黑了,天上没有星星。20点30分,全队集合,队长宣布第二天的伞训命令,包括跳伞的任务、飞机的架次以及跳伞顺序的安排。一刻钟后点名结束。队员们各自回到房间,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初拟第二天的训练计划。走进她们的宿舍,看到队员们那副认真的样子,着实不忍心打搅她们。在这个跳伞队里,女队员有一个传统,就是坚持写跳伞日记,每个人在离队的时候,都能写下厚厚的几本。

  写完计划,大家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时间自由活动,有的忙着整理东西,有的准备洗漱休息,还有的"斗地主"、"侃大山"放松放松。22点整,驻训营地一片寂静。

  翌日凌晨4:00,当我们都在沉睡的时候,一阵哨音打破了宁静,大家迅速起床,洗漱、整理内务、收拾训练物品,队员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4:10,饭堂开饭。4:30,早饭结束。队员们整装待发,准备赶往伞库取出伞包。别看就几个降落伞,可装起车来却挺累的,每个人把自己的四个伞包及其备用伞摆放在一起,整个过程不足十分钟。5:00,队伍准时赶到机场(每次训练必须要提前一个小时赶到机场进行心理调整);5:05,个人检查,整理伞包,在待机地点把伞包按照顺序摆放整齐,队员中的"互帮对子"还要进行检查;5:15,全部整理完毕。

  伞包整理结束后,队员们按照跳伞的架次及编组,围成一圈谈天说地放松心情。5:35,气象资料测出,各中队长向跳伞队员宣布气象情况,中队长在宣读气象资料时,只见队员们在地面上画着一种"外人"看不懂的曲线图。队员们说,这样能够更好地理解不同高度时的风向和风力。6:00,太阳微微露出地面,伴着飞机的一阵轰鸣,一架战鹰冲向了蓝天。伴着第一缕朝霞,一朵朵伞花犹如盛开的白莲花从空中缓缓落下……

  跳伞队在空降兵部队中主要担负着为上级首长及国外来宾进行跳伞表演、空降检验任务、新伞试跳任务、空投物资的检验等任务,每个老兵都要参加空中编队、彩带(仙女下凡)、大姿势等表演项目。跳伞队在外出驻训的短时间里,每个跳伞日都要跳伞四个架次,高度是1200米至1500米。队员们说,下午要在机场叠伞,为第二天的训练做准备;晚上,写跳伞日记,针对当天跳伞的实际情况进行总结。在这个女子跳伞队中,兵龄最长的要数班长刘永鹏,参军以来外出驻训60多次,跳伞次数400多次。就连2001年底入伍的凌红跳伞次数也突破了两位数……

  8:30左右,炊事班把稀饭和鸡蛋送到机场,每个队员在准备登机的空隙,简单地填一填肚子。飞机仍在空中轰鸣,为了更好地体验到跳伞队员的跳伞生活,同时能抓拍到精彩的瞬间,我请求与队员们一起登机,队长欣然答应了,但提出条件,那就是登机后不能影响跳伞队员们的情绪,还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切莫节外生枝。9:40,我和队员们一起登上了飞机,在塔台的指挥下,战鹰载着队员跃然升空,飞机在蔚蓝的天空中盘旋上升。

  机舱内,队员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紧张,有说有笑。被她们那种轻松的气氛所感染,我心中的恐惧也渐渐消失。机舱外,朵朵白云轻轻飘过,飞机忽高忽低,一会儿钻进云层,一会儿又钻出来,像个正在捉迷藏的孩子,坐在飞机上俯视地面,一切都显得很渺小。

  飞机仍在上升,中队长给队员进行最后一次检查,此时,先前轻松的气氛消失了,队员们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默默地检查自己的伞包。她们之间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中队长每检查完一个队员,她们就会伸出大拇指,相互打一个手语,就连飞行员也回过头来竖起大拇指向队员们加油鼓劲。

  飞机终于越过了1200米的高度,指挥员发出了跳伞命令。机舱们打开了,一股风从外面冲入机舱,队员们按照队形依次向机舱口走去。郑再丽,2001年兵,走到我的面前,调皮地与我握了握手,说了声"再见",便朝舱门走去。猛烈的风吹得她们有些吃力,只见她们后退两步,猛冲几步,跃出机舱,瞬间就消失在茫茫的蓝天之中……

  1000多米的高空,队员们从跃出机舱的那刻起,只用2分多钟便回到地面。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她们要做各种动作,还要在空中寻找沙盘,进行踩点降落。从上千米的高空,最终要跳进一个直径只有3米的沙盘内,还要受到不同风向和风力的影响,这无疑给跳伞队员们带来一定的难度,然而每位跳伞女兵最终都能准确地跳进指定地点。

  11:20,四次跳伞训练圆满结束,每位队员的脸上露出了轻松惬意的笑容。

  中午,在连队饭堂简单吃了点饭,结束了采访走出队长的房间。本想和女队员们道个别,然而,她们房门紧闭,室内静悄悄地。我们不忍心打搅她们,训练了一个中午,或许她们现在早已进入梦乡。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