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老兵之星
 ━━━━━━━━━━━━━━━━━━━━━━☆━━━━━━━━━━━━━━━━━━━━━━



   一个野战军侦察兵,一个首都刑警,一个硕士笔杆子,这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刑侦调研员包振远的形象写照。

  他,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张扬,当记者提出采访的目的之一,是让他以往的老兵战友能在老兵网上知道他的现状,以便战友重逢时,他默然了。

  于是,有了以下故事。

老侦察兵"大老包"的警探故事

图文/甄元之

图一:老兵包振远


  老兵包振远被同事们称为"大老包"。他1980年从部队复员后,在北京市公安局已经工作了25个年头。当过排球运动员的包振远身高1米90 ,站起来象一座塔, "干活"的时候,"大老包"面对面往犯罪嫌疑人跟前一站,对方心理的压迫感便陡然而生。在这25年中,包振远从一个年轻的复员军人,磨练成了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经验丰富的调研员。

图二:包振远回老部队

图三:在老部队打靶

鹰一般的眼睛

图四:包振远参与验尸分析案情

  "大老包"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聊天和琢磨事”,但这又不是一般的"聊天和琢磨事儿",因为这需要鹰一般的眼睛。

  2004年春,著名电影演员吴若甫在北京被持枪歹徒绑架,京城刑警接到报案后立即行动,仅在案发当日就将吴若甫安全解救,同时将藏有大量军用枪支弹药,多次绑架、杀害人质的王立华犯罪团伙一网打尽。这件事在京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王立华落网后非常狂妄,不但不老实交代罪行,而且拒绝与侦查人员进行沟通。撬开罪犯的口,是摆在大老包面前的一项艰巨任务。

  困难难不倒大老包。凭着他鹰一般的眼睛,一眼就看到了罪犯的心窝子里。

  他认真研究了王立华的犯罪事实和心理状态,发现王立华与其他犯罪分子的不同之处--他曾多次绑架、杀害人质,并在人质家属缺乏与警方配合的情况下勒索到了巨额赎金的犯罪经历,这些经历使得王立华具有一种"成就感"。在王立华绑架人质的犯罪活动中,曾有一次因人质拼死反抗而成功脱险的事实,以及在面对警方抓捕时他的一个躲闪逃避动作,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曾经当过侦察兵的包振远从中看出了在王立华身上的一些常人看不出来的东西。

  与王立华面对面的较量开始了。"大老包"的策略是先打掉王立华的狂傲气焰,再迫使其就范。

  王立华被押进了预审室,他看到站在对面的不是多次审讯自己的预审员,而是高出自己一头多的一个面色和气的大个子警察。王立华不禁稍微怔了一下,然后故作视而不见直接坐在了犯罪嫌疑人的位子上,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大老包"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华子,咱们聊聊"。

  "聊什么聊?当时我要是手榴弹一响,咱们全完!"王立华仍然十分嚣张,顽固不肯低头。

  王立华这一开口,包振远倒乐了,"华子你说什么呢?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王立华抬起头看了一下"大老包",没说话。

  "大老包"不紧不慢地说:"华子,耗的功夫也不小了,非要我和你说实话呀?我告诉你吧!你吹牛呢!什么手榴弹一响大家一块完,就你!别扯淡了!亡命徒有的是,可你不是那块料!你绑人的事有好几档子了,拿了人家300万还撕票,这次你又绑了吴若甫,你活的了活不了,你自己比我清楚。既然死定了,你又有手榴弹,还不和抓你的警察玩命啊?你是贪生怕死不敢!"

  听完"大老包"的话,王立华低下头一言不发。

  "大老包"一看差不多了,根本不抽烟的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香烟,从盒中抽出两只,一只递给王立华并为他点上了火,自己的那只却始终捏在手里。

  王立华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抬起头迷惑的看着这个看穿自己内心虚弱本质的大个子警察,心虚地说:"您凭什么这么说?"

  "大老包"顿了顿:"你看看抓你的录象,你身上背着人命呢,又明明知道是警察抓你来了,你又跑不了,为什么不拔手榴弹的保险销?还躲啊,说明什么--说明你心虚想逃命!我再问你,你在绑架被你撕票的王某的弟弟时,他从你们4个人手里挣脱跑了,你们怎么没开枪呀?"

  王立华条件反射般的立即答道:"开枪?我又没病!那不把警察招来了吗?"

  "大老包"趁热打铁:"你买的枪支弹药哪是为了和警察玩枪战的,买枪就是为了吓唬事主的!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在"大老包"的心理攻势下,顽抗了十余个小时的王立华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面对眼前的这个大个子警察,他吐出了自己是如何组织犯罪团伙,预谋绑架人质,如何寻找和确定绑架目标,怎样逃避警方的打击。最后他竟然将自己在北京的多处窝点和包养了多少“女朋友",他最喜欢哪一个女朋友和勒索到手的巨额赎金的去向等等,都向包振远如数家常般地说了出来。

  说起这次交锋,"大老包"道:"要让犯罪嫌疑人开口,事先就得多掌握情况,看穿他内心深处的东西。就此案来说,王立华进门后故意不看我,我看那小子的心里其实已经开始犯嘀咕了。说真的,'较劲'的时候他困我也困,他累我也不舒服,但是途中不能换人,如果换人,他心里就明白咱们要和他打疲劳战术了。这时咱就得和他在一起'耗',要让他知道你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这个决心。"


从"百家熟"到"一口清"

图五:包振远深入农村调查情况

  "大老包"1980年从部队复员后,先在北京某区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派出所当了14年的基层民警,他像当年当侦察兵了解兵要地志一样,把自己管界的情况弄了个底儿掉。

  包振远对管界住户的家庭住址、人口、经济情况、工作情况、姓名、小名、外号、兴趣爱好等没有不了解的,被人称为"百家熟"。一次分局领导来派出所检查工作时,重点考察派出所领导对民警的管理情况,其中民警对自己管界情况的了解是一个重要内容,老所长问分局领导是开汇报会还是抽查,分局领导一眼看到刚从使馆区执勤回来的包振远:“让那个大个子说说!"

  包振远看了一眼信任自己的老所长,从各国驻华使馆的位置、门牌号码、汽车牌号、使馆区内中方单位的人员和保卫机构,到派出所周围居民情况,直到外交服务局宿舍内什么人是何语种翻译,在哪个国家驻华使馆工作,家里联系电话等使馆区外事警察工作有关的各种情况,一口气说了个清清楚楚。

  分局领导满意地对派出所长说:"一口报清这么多情况,真不含糊"。当时派出所条件较差,他1米90的大个子又骑辆"除了车铃不响哪都响"的旧二八女车,管界群众一听到他车响就知道"大包来了"。

  一天,某国驻华高级外交官的夫人在使馆区附近的市场购物时,被一中国男青年当众猥亵,事后男青年逃离了现场。

  外交官夫人怒气冲冲的来到派出所要求中国警察处理此事,否则就要到外交部礼宾司提交照会。那天正是包振远值班,他把情况向所长汇报了以后,所长也很着急,并立即报告了分局。

  此时包振远却和陪同外交官夫人来派出所报案的翻译聊了起来,从翻译口中包振远了解到,猥亵外交官夫人的中国男青年事发前曾在使馆区附近的市场经常出现,并且长得很难看,包振远心里有了底。

  他向所长请示说:"我出去一下办这件事。"

  所长问包振远:"有谱?”。

  包振远回答:"没问题,您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大老包"骑上他那辆哪儿都响的二八女车出去了。

  没过多一会儿,一个男青年骑着"大老包"的破旧二八女车,"大老包"坐在自行车的后坐上回到了派出所。见到所长,包振远笑着对男青年说:"六子,你自己说"。

  这个叫"六子"的男青年低着头对所长说:"叔叔,我耍流氓了。"随后交待了猥亵外交官夫人的经过。这时分局外事科的领导和翻译正好赶到,他们所看到的是:外交官夫人对中国警察竖起了大拇指。

  事后所长问:"大包,你小子怎么知道是‘六子’"?"

  包振远道:"猥亵外交官夫人的那小子在市场多次出现过,说明是住咱派出所附近的,咱所管界北83楼4单元4号老Q家,‘六子’长得不好看,20好几还交不上女朋友,去年因为扒女厕所被咱们派出所教育过,还有,‘六子’的哥们"大罗卜"在市场里有一个摊,‘六子’有事没事的总在那儿‘泡’着,这回不是这小子能是谁呀!"

给贼吃一顿"易拉罐大餐"

图六:包振远了解案情

  "大老包"后来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系,四年本科毕业后,又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读了古代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被北京市公安局调到市局党校当了三年教师,直到现在许多同事见了"大老包"还叫他"包老师"。

  1995年,包振远正式调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总队,亲自参加了近十年来北京发生的全部重特大刑事案件的侦察研究工作。 与侦查人员相比,包振远的工作更为复杂。刑侦研究人员的工作是在参与侦破重大刑事案件的过程中,一方面,从研究人员的角度,向上级领导提供侦察的谋略和思路,一方面还要给各区县分局的刑侦支、大队"支招儿"。他必须要从全局的高度,做战略性的分析、研究。

图七:大老包向年轻同事们传授侦察经验

  2003年,北京某派出所管界内,在一年多的时期内连续发生机动车被盗案件数十起,小区群众丢失机动车60多辆。

  包振远和当地分局刑侦支队的侦查人员来到了这个派出所,听完所长介绍情况后,包振远让所长找来本派出所管界的地图,首先让那个派出所长把机动车被盗案件的情况,全面的在地图上标示出来。这一标图不要紧,象张三的车在哪个小区被偷,李四在哪个胡同被盗,丢失的都是什么车型,被盗车有什么防盗措施,哪个车有什么报警装置,丢失的大概时间等等……全清楚了。 侦查人员和民警经过分析就知道贼用的是什么招儿,应该携带什么工具,走的是什么道逃离现场。派出所的一个年轻副所长,赶紧打电话布置安全防范,组织民警和保安员巡逻,哪个口封闭,哪个口设岗,一通紧忙活。

  "大老包"见状赶紧制止,说:"别介,伙计!您这一忙活,咱这活儿就没法干了。"

  副所长问包振远"为什么?"

  "大老包"说:"咱琢磨车,贼也没闲着,贼在哪儿瞄着咱们,谁也不知道。民警和保安要是一晃悠就把贼轰跑了,再说咱派出所民警和保安员加起来能有多少人?管界那么大你巡得过来吗?咱们不是要把贼赶跑而是要把贼拿下,咱们就是有漏必查,有洞不补,表面上任何防范也不采取,让贼'踏踏实实'的来。"

  就这样,一连等了十几天,贼始终没有出现。那是冬天,怕贼觉察,晚上机动车里不能开暖风,裹上皮大衣生抗。这么多天不见动静,大家都有家人,白天还有很多正常的勤务要干。怎么办?"大老包"想:以前丢了60多辆,现在怎么突然不丢了,越是这样,越是反常,还得再等,决不能功亏一篑。 冬天的特点是昼短夜长,人在夜间的视力范围有限;现在的车发动机点火着车声音很小,如果不注意车被开走了,再追都来不及,要是碰上个把亡命徒,侦查员和民警还有危险。

  一天,大家喝酒议论车案时,不小心把装啤酒的易拉罐趟响了,"大老包"这下来了灵感。他想起了电影《上甘岭》有这样一个细节:志愿军战士不断往坑道外扔罐头盒,等到后半夜,怎么扔敌人都没反应,战士们勇敢出击端了美国兵的地堡。于是,包振远让侦查员和民警剪了许多易拉罐,套在汽车的排气管上,只要汽车一发动,就会有响动。大半夜的没有看见人上车,车就启动了准有问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在二十天头上,贼来偷机动车,吃上了"大老包"给贼准备的这顿"易拉罐大餐"。

  "一个专业研究人员,大到策略,小到细节,都应该有指导性意见,要不然老百姓养着你干吗呀?" "大老包"这样说。

  当他得知有关侦查单位根据自己的建议,在案件多发的地区和案件多发的时段适当的调动机动警力,有效打击和制止犯罪的时候,总是邀上几个老战友和哥们儿,找一个不起眼的小酒楼喝上几杯,此时"大老包"心中别提多惬意了。

巧破无头女尸案

图八:非典期间包振远不顾安危到监狱了解情况

  "大老包"经常和不同的人聊天,他把聊天做为学习的好方法。

  "聊天也是学习的过程,不仅要向同行学习,向与刑事侦查工作有关的各行各业的专家学习,有的时候和犯罪嫌疑人聊天,往往可以得到你在案卷材料中看不到的东西。"

  "大老包"成了北京市刑事科学研究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的常客,技术人员和有经验的法医师们成了包振远的哥们儿,什么叫指纹的纹型、纹线流向、尸体的生前伤和死后伤,以及形成的特点等与刑事侦查有关的知识,全被包振远装进了自己大脑中"硬盘"。

  2004年春,北京市某区一化粪池内发现一具无头女尸,此时正值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侦破杀人案件专项斗争中,此案立即引起了京城警方的高度重视,随即成立了市局、分局的联合专案组。

  谁都知道侦破杀人碎尸、抛尸案件的关键首先是要确定尸源,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死者身份。可根据什么来认定尸源?怎样根据杀人抛尸现场的各种情况来刻画犯罪嫌疑人?如何确定下一步侦查工作的方向,成为侦破案件的当务之急。 案情分析会上人们各抒己见,莫衷一是。但身为研究人员的包振远此时却始终一言不发,他看着一页页的现场勘察记录和法医检验鉴定报告、还有那厚厚的一摞现场照片琢磨开了。

  领导点名要包振远发表对此案侦破意见。"大老包"道:"从法医鉴定看,女尸年龄约20几岁未曾生育,从解剖后发现体内有避孕环和其生前作过隆胸手术的情况看,此人可能是风尘女子。从女尸后背呈现出的若干有规则的拔火罐印记说明,这些印记应该是在洗浴中心这一类场所形成的,从这些情况来看死者肯定就职于这样的场所,确定死者的真实身份应该从这里下手。"

  根据这些分析,侦查人员在距抛尸现场不远的一家大厦歌厅展开了调查,侦察员很快的注意和了解到这家歌厅的一名小姐,在结识了常来本歌厅的一个“Z"先生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来坐台情况,此时,在对附近洗浴中心进行调查时,一家洗浴中心老板也向侦查人员反映,离此不远某大厦歌厅的一名小姐有常来此拔火罐的习惯,近来也很长时间没有来了。侦查人员据此情况和根据法医的一些技术鉴定情况等,很快的确定了无头女尸的真实身份。

  死者身份确定以后,侦查人员先后采取多种有力措施,最终将杀害坐台女的犯罪嫌疑人"Z"某抓获归案。

烈火揪凶手

  2000年的秋天,京郊某区的一个果园失火,果园的主人被烧死,被烧伤的伙计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说房子着火时主人因进屋抢救私人财产而没能出来。伙计自己也受了伤。

  此事正好被调查另一案件情况的"大老包"赶上了,于是他跟随侦查人员们一起赶到了现场。在勘察现场过程中,侦查人员在瓦砾下面发现了很小的一块骨头和指甲大小的一块皮肤。而此时包振远也在现场外围数十米远的地方看到了烧焦了羽毛的死鸽子和一些碎玻璃片,包振远心里顿时明白了。

  经法医鉴定侦察员们捡到的骨头是人的头盖骨,上面有已干涸的血迹,指甲大小的皮肤根据纹理分析,是人后臀上部位置的皮肤。听完法医鉴定,包振远立即叫上几个侦查人员,来到正在现场忙碌的报案人面前,他让侦察员给报案人戴上手铐,并以不可抗拒的口吻对此人大声说:"行了,小伙子别忙活了!说说你为什么要放火杀人!?"

  "报案的伙计"开始还有些不服,有的侦查人员也疑惑不解,"大老包"见状不紧不慢道:"发现有未烧焦的臀部的皮肤,说明了死者被烧时是仰面朝天躺在地下的,这不符合人处于跑动状态时被砸倒身体前倒的特征,皮肤是白的,说明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头骨上那干涸的血迹是死者生前流出来的,这说明死者被烧前头部遭到过重击。"

  "大老包"回过头来对报案的伙计说:“你小子够狠的,杀了主人还浇上汽油烧。我看了现场外围的地方,你主人生前养的鸽子平时就蹲在屋檐下边,你在放火前在屋里浇了大量的汽油,你一放火,汽油燃烧产生了大量的热辐射,空气迅速膨胀形成爆炸,你没跑远屋子就连烧带炸,所以你受了点轻伤,那几十米外烧糊的鸽子和炸碎的玻璃就是证明!你说是这么回事不是?"

  "大老包"的分析就象是一把利剑直指犯罪嫌疑人要害,这个刚才还自鸣得意的坏蛋,此时不得不低下了头。

管"闲事"跟踪追击

  "大老包"的战友说"大老包":"这家伙特爱管闲事,什么时候是听说哪儿有案子了,那精神头就像是服了兴奋剂。"

  2003年的某一天,"大老包""跑情况"回来路过某派出所,看见里面很热闹,便不由自主进了门。派出所长眼看前一亮,高兴得大声喊:"嘿!'大老包',你怎么来啦!你来得正好,咱们派出所管界最近连续发生入室盗窃案件,一个也没破。这不,今天咱们管界根据群众的反映,巡逻民警和保安逮着一个和前几起入室盗窃案件现场出现过的可疑人特征相似的小子,因为抓的不是现行,所以咱怎么问也问不下来。"

  包振远问所长:"前几起入室盗窃案件的材料全吗?"所长赶紧让内勤民警把以前发生过的数起入室盗窃案件的报案登记、丢失物品清单等材料拿给包振远。包振远看完后问所长:"那小子在哪儿呢,带我看看去。"

  在派出所办公室里,被抓获的可疑人正在和几名民警"较劲"。"大老包"和派出所长进屋听了一会儿,从屋里退了出来,"大老包"对所长说:"别跟他费劲了,我看审那小子的时候,他那付德行准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的法制环境,咱要是冤了他早闹腾了。可没证据咱也不好办。"

  派出所长急了:"那要是就这么放了这小子,咱不就白干了吗?"

  "大老包"问所长:"你们所有女民警吗?"

  "有哇,干吗?" 派出所长不解其意。

  "大老包"平静地说:"咱们把这小子放了。"

  "放了?这还行!大包,你这家伙喝高了吧?"派出所长不解。

  "大老包"认真道:"放的时候,咱们压那小子一下,让他觉得咱们没招儿了,让他放心大胆的走。咱那几个女同胞再换上便衣悄悄的跟着他,后面再跟上几个小伙子,等到了那小子的窝里咱们就……。"

  派出所长依计而行,果然在可疑人的暂住地,起获了前几起入室盗窃案件中群众丢失的大量被盗赃物,破获了多起系列入室盗窃案件。

  当派出所长和民警押着犯罪嫌疑人回到派出所的时候,"大老包"和自己的战友正准备离开,派出所长过意不去,道:"哥们儿,这么着,今天让我们所的政委值班,咱哥儿几个怎么着也得一块儿坐会儿!"

  "大老包"乐呵呵道:"行啊,地方得我挑。"说完"大老包"和自己的战友一溜烟儿颠了。

刑警亦是书生

图九:2000年为“前进中的首都公安”展览开幕式剪彩

  "大老包"是个书生,可与众多读书做学问的书生不同的是,"大老包"是个带枪的书生。初见包振远时,人们怎么也不会把他和刑侦研究人员联系到一起。

  "大老包"读了多年的书,发表了许多自己专业领域内很有影响的论文,此外他还撰写出版了很多文史方面的书籍。每当人们和"大老包"谈起他的那些著述时,他总是轻松的说:"像样的不多,只怕是将来要遭后人耻笑呢。"

  事实上也并不是象"大老包"说的那样,"大老包"的战友说,2001年全国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大老包"根据北京的斗争实践,撰写了论文《上兵伐谋》,提出打黑除恶并不是一定要追求形势上的轰轰烈烈热热闹闹,而是一定要在工作中注重谋略于前,智取为上,斗争中不仅要与对手斗力更要斗智的观点,在刑侦理论最高刊物《中国刑事警察》发表。

  2003年,北京破获建国以来罕见的李小平特大杀人抢车系列案件,"大老包"根据破获案件的真实经历,撰写了《李小平系列抢车杀人案件侦破经验及案中问题探析》一文,从案件形成的原因,犯罪嫌疑人作案的规律、手段和特点,到侦查工作的经验、教训,以及未来针对同类案件的侦防对策,做了深入地分析和精辟的论述,被评为当年优秀刑事侦查论文一等奖……。

  1983年,在全国第一次开展严打的斗争中,"大老包"曾经在北京秦城监狱审讯过上千个犯罪嫌疑人,为了审讯时能更准确的了解犯罪嫌疑人所交待的案情,他向犯罪嫌疑人了解了不少黑话,比如偷东西的叫"佛爷",扒女厕所的叫"望爷",偷上衣口袋叫"天窗",下兜叫"平台儿",屁股兜叫"后门"等等。"大老包"收集了很多的黑话,他觉得这些贼的黑话与江湖上的隐语还是有区别的,而且这些黑话因受时间和地域的影响而有所不同。"大老包"下一步的打算是,准备将这些黑话结集整理出版,提供给民警和侦查人员在工作中参考。

  说到今后的打算,"大老包"说他准备在退休之前,根据北京刑事案件发案的规律特点,针对各类刑事案件未来可能的发展趋势,结合已成功破获案件的侦察实践,系统的整理出尽可能详细的资料,留给后来从事刑事案件侦查与研究工作的人们。

  "要我说咱们公安机关实际上就是专门为老百姓设立的服务部门,每一个民警都把自己的本职业务琢磨精了,就能干好自己该干的事儿,就能为老百姓提供最优质、高效的服务,只有这样,咱才配叫做老百姓的勤务员和警卫员。"当过兵的"大老包"如是说。


该文系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