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幸福夜话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英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合主办


请点击进入



    “亮菌”口服液
 获得美国FDA认证的保健产品。
      详情请点击


 

 

光辉历程
 ━━━━━━━━━━━━━━━━━━━━━━☆━━━━━━━━━━━━━━━━━━━━━━


寻访父亲左权战斗过的土地

纪念父亲牺牲60周年

  左太北

  今年5月25日是我父亲———左权将军牺牲60周年纪念日。父亲牺牲时,我刚满两周岁,而我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仅有三个月。

  小时候,我常常站在父亲的遗像前,期盼着父亲能够在夜晚进入我的梦乡,哪怕让我看一眼他活生生的模样。几十年来,我对父亲的感性印象多半来自他给母亲的每一封家书。2001年4月,我有幸寻访了父亲抗战期间在山西战斗、生活过的一些地方,身历其境地去感受父亲。

  在潞城北村八路军总部

  1938年至1939年间,八路军总部曾在潞城北村驻扎了268天。在这期间,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我的父亲左权副参谋长指挥八路军胜利粉碎了日军妄图全歼山西境内中国军队的十一路围攻、二次九路围攻,挫败了日寇对太行山区的扫荡,使抗日根据地在战火中巩固和发展起来。

  1939年4月16日,我的父母在这里喜结良缘。当时父亲34岁,母亲22岁。听说他们的婚姻还是朱老总和康克清妈妈牵的红线。朱老总、杨尚昆、傅钟、陆定一等首长,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彭老总正在冀南工作,未能回来。婚后,父亲整日忙于公务,晚上在烛光下研究战略战术,从事写作。他生前留下了许多军事译著和军事著作。我母亲在婚后的第四天,就随巡视团离开北村,去沁水、阳城、晋城等地工作去了。

  在北村八路军纪念馆,一块银元引起了我的注意。父母结婚时,总部作战科长王政柱外出没有喝上喜酒,父亲给他补了一元钱的喜酒钱。王叔叔把这一元钱珍藏了50多年后,捐赠给北村八路军纪念馆。

  在砖壁和王家峪

  1939年7月,八路军总部从北村迁至武乡,先后落脚在砖壁、王家峪。这期间,父亲曾指挥二纵队在太南山区展开了磁(县)、武(安)、涉(县)、林(县)战役,歼敌万余人,从军事上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巩固了抗日根据地。在砖壁,父亲配合彭总指挥八路军115个团在华北敌后全线出击。历时三个半月、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大规模的战役———“百团大战”以歼灭日伪军2.5万人胜利宣告结束,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1940年5月27日,我出生在离砖壁不远的八路军总部卫生院。得知我们一行人寻访的消息,砖壁和王家峪沸腾了。老百姓纷纷赶来看望当年左权将军的小婴孩。房东老大妈流着热泪把我紧紧抱住,久久不肯松手。

  在我住过的那间小屋里,一位大嫂拿出一盏油灯对我说:“这是当年你妈妈用的油灯,我们家老人一直珍藏着。”这是一盏曾照亮我生命的油灯。母亲说,在油灯下,父亲曾那样深情地爱抚过我。整天忙于对敌作战排兵布阵的父亲,只有在夜晚,才能享受片刻的天伦之乐。父亲抱抱我,亲亲我,只要有机会,还要争着给我穿衣服,给我包尿片。

  前来“左权将军故居”的人越聚越多,全村男女老少不约而同地高声唱起《左权将军之歌》:“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左权将军牺牲为的是老百姓,辽县的老百姓们为他报仇恨!”这支极富山西韵味的民歌雄浑、悲壮。它表达了老区人民对左权将军发自内心的赞颂和思念!

  就在我出生三个月后,母亲带着我踏上奔赴延安的征程。秋日的晴空下,挑夫的担子一头挑着睡在小木箱里的我,另一头挑着一筐我的日用品,扁担上还晒着我的尿片。我们离开砖壁仅21个月,父亲就捐躯在抗日杀敌的战场上。

  在黄崖洞兵工厂旧址

  从黄崖洞的南口瓮屹廊进入仰天奇观“一线天”,过栈道吊桥,上断桥,经过一段宽20多米、长200米、深约百米的峡谷,便来到黄崖洞水腰工厂区。这里是太行山的风景名胜,群山绵延,沟壑纵横。层峦叠嶂环抱着黄崖洞和水腰村庄,真是少有的奇观异景,又是隐蔽的安全之地。

  为了贯彻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必须在大后方建立可靠的军事工厂”决议精神,从1939年3月到1942年,父亲亲自组织领导了黄崖洞兵工厂的建设。他跋山涉水,亲自勘察、选址,率领干部、战士和民工一起攀崖越岭、担土挑石、搬运机器,亲临工地指挥,仅用了半年时间便建成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的八路军抗战初期数一数二的兵工厂(年产七九步枪400多支,掷弹筒200多门,五零炮弹3000多发),有力支援了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为了保卫兵工厂的安全,父亲决定总部警卫团百分之九十的兵力驻守在这里,并亲自领导警卫团修筑工事、安排火力点、埋设地雷、储备充足的粮食和饮水。

  1941年11月,父亲亲自指挥了黄崖洞保卫战,击退了日寇坂垣师团5000多敌人的进攻,歼灭日寇1000多人,胜利地保卫了兵工厂。中央军委曾赞誉:黄崖洞保卫战“应作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在父亲殉国的麻田十字岭

  我站在左权县麻田十字岭高高的山顶上,俯瞰太行群山,眼前浮现出一幅悲壮、惨烈的画面:日寇的飞机疯狂地在头顶盘旋轰炸,敌人的炮火雨点似地向十字岭陡坡狂泻,父亲挺立在陡峭的山坡高处,用力挥舞着双臂,指挥同志们迅速翻越山梁。那是1942年5月,3万日军对我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机关实行合围。5月 25日下午,正当八路军总部即将跳出合围圈,几千人即将转危为安时,一颗罪恶的炮弹突然袭来,父亲高声呼喊:“同志们,快卧倒!”同志们都脱险了,而我的父亲却倒在了几步即可翻过的山梁上……在父亲牺牲的地方有一块纪念石碑。我采集了一捧野山花,轻轻地摆放在石碑旁,然后,怀着崇高的敬意向浸透着父亲鲜血的土地肃立默哀。自从我会叫爸爸的那一天,妈妈就告诉我:你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寇战斗着……我用心声向九泉之下的父亲倾诉:爸爸,您是中华民族不死的英雄,您是女儿心中永远的丰碑,对您深切怀念将伴随着女儿的终生… …

  中午时分的十字岭,艳阳高照,薄如轻纱的白云飘渺萦绕着青山峻岭,我仿佛感到父亲已和太行群山融为一体,化成一座拱卫祖国山河的钢铁屏障。

摘自“解放军报”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