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幸福夜话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英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合主办


请点击进入



    “亮菌”口服液
 获得美国FDA认证的保健产品。
      详情请点击


 

 

光辉历程
 ━━━━━━━━━━━━━━━━━━━━━━☆━━━━━━━━━━━━━━━━━━━━━━


对越作战攻打脱浪战斗回忆

马达


  看了老兵网上《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和《占领越南粮库》,感慨很多,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看到有人描述当年攻打脱浪的战斗,使我回忆起很多事情。

  1979年3月2日下午,我团受领了攻打脱浪县的任务,地图发了下来,与平时我们在国内用的比例尺为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不同,该图是1965年印制的十万分之一的图,中越文对照,是60年代抗美援越时期用的(据《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的作者告诉我,这些地图是按1938年法国人的版本绘制),地图上1厘米是实际的1公里,一条等高线就是50米,据说北京的景山约40米高,这样的高度如果在两条等高线之间,在地图上就没有。后来部队在山区开进过程中经常迷路,与不习惯使用这种地图有关。我刚拼接好地图,吴营长就通知出境看地形,我背上一支冲锋枪就跟着去了。看地形的位置在4号公路一侧的一座山上,刘团长和覃参谋已到达,正在标定方位,吴营长是老参谋出身,不停地在地图上添加桥梁、道路和地面建筑物。刘团长很快交待了任务,明确了目标编号,一次便编了20多个目标。

  3月2日晚,我和陆连长向全连作了战前动员,82无座力炮配属到步兵连,我们带两个迫击炮排(加广西一个运送弹药的民兵排)随营部开进。3日凌晨二时,我营静悄悄地抵近通往脱浪的第一个屏障---1号高地。

  主攻连一连是有着光荣传统的连队,辽沈战役中曾被七纵授予"尖刀连"锦旗,天津战役获"殿生连"称号(副指导员赵殿生英勇牺牲)。部队一到指定位置,一连陈副连长(四川武胜人)带尖兵班先上去侦察,这是越军一个女子炮兵连(14.5高射机枪)阵地,摸清了哨兵位置和阵地部署情况。按步炮协同计划,发起攻击时先由炮兵火力准备,于是尖兵班就撤了下来。由于是夜间开进,地形不熟,地图陈旧,加上战士求战心切的因素,一连准备发起冲击的位置靠前,已超越了营长在地图上预设的界限(炮兵指挥连长在《战地日记》中说步兵提前发起冲击其实是误会)。后来团指来电问1号高地还要不要火力增援?由于友邻团一营在步炮协同上出了事故,营指设在炮弹散布范围内(300-500米),造成误伤,副营长以下十余人牺牲。此时,天已亮,潜伏步兵无法运动,为保证安全,暂停炮火增援,直接发起攻击。命令一下达,一连战士个个奋勇争先,用82无座力炮和40火箭筒开路,接连打掉几个工事,很快攻上1号高地。此时的越南军队毫无斗志,一交火就跑,等步兵攻上山头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已跑到山下的越南人沿着4号公路狂奔,营长命令我82迫击炮拦截,我们急忙架炮,在遮蔽射击状态下试射两发,距目标较远,越军早已跑出82迫击炮有效射程(3000米),无奈,只能望洋兴叹。

  部队抵近2号高地的时候,吸取了经验,拉开了发起冲击的距离。军、师炮群一起开火,炮弹带着呼啸从我们头顶飞过,准确地命中目标, 山上一片火光硝烟。我们隐蔽在对面的山脊上,感叹大炮的威力。这时候,师炮团指挥连罗副连长,带领炮兵前观(前进观察所)赶到。他们头带钢盔从我连侧后山沟爬上来时,引起哨兵的警觉(我们步兵没有钢盔),我连曾架上机枪设伏,通过喊话,我认出了罗,避免了一场误会。罗副连长是从扣马山炮兵前观转移过来,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断了粮,我们为他们准备压缩干粮,他们顾不上吃饭,拿出地图核对站立点,虽然有4号公路为参照物,仍不放心,营长命我连82迫击炮寻找目标试射,验证了地图位置。罗副连长随即开设前进观察所,指引炮兵群的射击。由于担心越南人伏击,不允许步兵沿4号公路追击,炮群先对公路沿线的山头阵地实施火力覆盖,步兵再上去占领制高点,一步步推进,虽然进攻速度慢一些,但安全得到保障。一连和三连交替进攻,连续攻占4号公路右侧6-7个山头,到了中午已打到脱浪县前沿。部队待命休息,过了一会儿,二营从后面赶了上来,接替我们的进攻任务。我们在山上可以看到公路的另一侧,友邻团从另外方向进攻脱浪,也是逐个山头的进攻。接近中午时,炮群对脱浪前沿进行了5分钟火力准备,在弥漫的硝烟中,我们看着友军和二营攻进脱浪。县城不大,比我们的一些村镇或许还要小些,但该县扼守4号公路,再向南便是逐步平缓的丘陵地带,是山区通往平原的攻防要点。

  在部队开进过程中,传达了师前指的通报,友邻团的一位炮连连长临阵脱逃。(以上情况可参看《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

  部队当晚在山上宿营,我就在越军的工事里休息,山上不少二、三十公分直径大树被炮弹拦腰炸断,但我宿营的工事完好无损,工事是用十几厘米直径的圆木搭的人字架,弯弯曲曲二十几米,应该是一个排阵地。阵地上散落一些越军的遗弃物品,包括短柄手榴弹、高射机枪子弹和一些衣物。虽然已经宿营,但并不安静,8瓦对讲机(我们与越军型号一样,覆盖半径约10公里左右)中清晰地传来越军的讲话声,有时甚至共用一个频段,这一切显示越南军队就在附近活动,营长曾请翻译听,听不明白,和我军一样,其中加了不少密语。半夜,步兵侦察回来,报告班构方向有越军活动。班构距我驻地不远,隔一个山头。营长命令炮火骚扰,于是我们将部队拉出,远离宿营地,组织了一次连射击。第二天开始搜山,山洞较多,一般情况不进去,即便进去也不会很深入。主要是用火焰喷射器对着洞口发射,然后扔几颗手榴弹。不久传来消息,友邻的一位司务长带炊事班到我防区找粮食,在山洞里的草垛中搜到两挺高射机枪,显然是女兵们溃逃时丢弃的,听到消息我们很沮丧,气得营长直骂,于是再次对山洞进行搜查。有的洞内储存了大米等粮食,但高射机枪是再也没有发现。此后几天不停地下雨,我们也不停地变换宿营地,全是露宿,没有回到越军工事,因为友邻部队抓住越军特工,地图上标定了我军的不少宿营地点,这些越军工事肯定在标定之列,若要炮火袭击是很容易的。

  营属82炮连的主要兵器是82迫击炮和82无座力炮,当年还是骡马驮载。出境前临时通知骡马留下,武器和弹药全由战士肩抗手提,虽然增配民兵,其负重仍超过步兵。82无座力炮本是为打坦克配置的(带的全是穿甲弹),山地作战无坦克可打,便承担了消灭土木工事、火力点的任务。山林地障碍多,视野局限,战士们克服困难用肩抗炮,冒着危险抵近仰射(炮尾有喷火)。营属炮兵必然要伴随步兵行动,在山林地作战中尤为辛苦。所幸我们的战士训练有素,热情高涨,冲锋在前,无私奉献,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

  在以后的几天里,虽然多次主动寻找战机(据情报,有一营越军在附近游荡),由于地域限制,没有碰到大股越军,一些散兵游勇如惊弓之鸟,追都追不上。11日接到北撤回国内的通知,未等回撤又停止,反向南方又推进了几个山头,隐蔽设伏。后来知道,友邻的150师有一个营在撤退时被越军咬住,我们向南推进是遏制越军反扑势头,同时也是保障友军侧翼安全。14日正式撤回,工兵在后边布雷,在4号公路上设置了一些障碍。

  从隘口入境的时候,吴营长到值勤哨兵处签字,得知我们是这一方向最后撤回的部队。

  回国后战评时,一些同志对脱浪一战提出看法,认为没有贯彻我军迂回穿插,分割包围,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传统战法"平推"战术实际是将敌人赶走,所以歼敌不多。团首长勃然大怒,拍着桌子说:"我团的任务是保障谅山战役主攻部队的侧翼安全,阻止越军主力增援谅山,平推战术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取空间和时间,保存实力准备与增援之敌打大仗打恶仗,这是全局的需要。增援之敌未到,一是敌人的胆怯,二是你们的福气,要不然,在座的人会有一多半将尸骨留在越南!!!!!!"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服口服。

  1979年指挥攻打脱浪战斗的是刘团长、石政委。

  在对越作战期间,我团参加了敌后穿插增援友军、攻打650高地、攻打脱浪等多次战斗,全团牺牲28人,他们的英名已载入史册。

  (我知道,本文不能完整描述脱浪战斗的全貌,但我仍然愿意用它纪念这次战斗,并表示我对当年战友的怀念。)

                  2002年7月15日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