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菌”口服液
 获得美国FDA认证的保健产品。
      详情请点击


 

 

光辉历程
 ━━━━━━━━━━━━━━━━━━━━━━☆━━━━━━━━━━━━━━━━━━━━━━


许世友毛泽东不打不成交

陈廷一

   在批判张国焘分裂活动时,许世友等红四方面军部分将士被一些人指责为“与中央唱反调”、“是张国焘的徒子徒孙”等,情急之下许世友与一些将士欲远走四川打游击,来证明自己是革命的。此事被中央知道后,毛主席下令:“这还了得,全部给我抓起来!”

   康生插手,许世友命在旦夕

   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同志,刚刚开完一个重要的会议。回到办公室坐下,发现桌子上是关于许世友一案的处理意见。许世友原在四方面军,毛泽东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只从徐向前同志的口中得知他善打恶仗、硬仗,敢做敢当,粗奔而勇敢,自信而武断。文化低了些,是一位义气式的农民英雄。

   此时康生来到屋里。

   “关于许世友的材料,主席看吧?”康生欠了欠身子道。

   “看了。”

   “不知主席有何意见?”

   主席沉思片刻道:“这几天会议很多,还没最后收尾。对此问题也考虑不周。要问我的意见,还是团结为重,四万面军被抓的干部要尽快放。许世友是一名有影响的将军,还是不杀为好。具体意见拿不出,你们看着办吧!”

   临刑前许世友要见毛主席

  且说康生其人,关于许世友一案,他请示主席后,断章取义地向另外两位有关干部做了简要介绍:“主席工作很忙,拿不出具体意见,委托咱们去办。”康生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我们先起草公文,白纸黑字,盖上红印,造成事实。”

   “就这样办”两人一致同意康生的意思。

  不到半天工夫,文件从起草到打印便出来了。又很快呈送到主席那里。毛王席很快阅毕,觉得事情有误,问博古的秘书道:“此件下发没有?”

   “已经下发执行。”

   “此件不妥,你快跑步回去,通知他们停止执行!”主席命令博古的秘书。

   “是,主席。”秘书说毕抬脚步出主席的办公室,直奔红大而来。

  再说康生这位“执法官”,带人来到许世友住处,问许说道:“这是正式文件,请你签名吧。”

  许世友接过文件,扫了一眼,道:“杀头不过碗大的疤。我许世友打了上千次仗,没自一天想活着回来。今天要死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临死前,与毛主席见上一面,我要当面写他理论理论。”

   “你先签名再说。”康生道。

   “你不通知主席,我是高低不能签名的”许世友说一不二。

   “那好吧。”康生说完,立时派一战士飞马去禀报主席。

  过了一会儿,战士小张骑马回来了。“主席有什么指示?”康生急切地同道。

   “主席让许世友快去!”小张气喘吁吁地道。

   “喔!”康生一听心里凉了半截。“许世友,你准备一下,主席要见你。”

  许世友听到此话,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道:“既然主属给我面子,我领情。请再问主席,我许世友乃军人出身,能否带枪去见?”

  在场的人听到此话都瞪大了眼睛。

  恰在这时,红大值班员赶到,说主席来电话,让康生来接。

   “请转告许世友,可以带枪来”

  康生清一下嗓子道:“这里情况有变!”

   “什么情况有变?”主席有些发急。

   “许世友说要带枪见您。”康生见主席久没讲话,又进言道,“主席,你的性命安全决不是你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大问题。依我个人意见,还是当地处置为上,以免后患无穷。”

   “不要讲了!”主席立即制止了康生的话语,声音提高八度,命令康生道:“请你转告许世友,可以带枪来,再加一条,也可装上子弹!”

   “主席,这……”康生还想说服主席,不料主席又道:“就这样办了!”语气不容辩驳。

  许世友接过战士给的驳壳枪,手竟发起抖来。他本想给主席出个难题,试探一下内幕:若不答应,那此事一定有鬼。没想到主席竟能应允,这决非是一般常人的心胸。

  许世友边想边把子弹推上枪膛。

   “报告主席,许师长到!”一警卫员向主席报告。

   “请他进来。”主席心平气和,抽了口烟道。

  听到主席的唤声,许世友心如潮涌,一进屋,“扑通”一声,就双腿跪在了主席面前,双手把驳壳枪高举,道:“主席,他们缴枪我不给。我把此枪交给您!这枪刻着我对革命的忠贞,一千多个蒋军成了这枪下鬼!我丝毫没有谋杀主席之心,有的只是对您的歉意。”说完,泪如泉涌。

  毛主席听了此话,也一阵激动,赶忙上前把他搀扶起来。主席先让许世友坐下,遂又把一杯水放在他面前,道“许师长,按照我们湖南人的话,咱们是不打不成交。你的出身我了解,你的性格我喜欢。也请你理解我、理解我身旁的同志。单枝易折,多枝难断。没有团结,什么事也难成啊!包括红四方面军的同志,他们也应谅解。他张国焘是他张国焘的事,与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无关,你们打了很多仗,吃了很多苦,我向你们表示敬意。”

   “主席,我就听您这一句话哩!”话明气散。许世友很激动,“回去,我要向四方面军的干部讲,把您的话向他们宣传,让那些不讲团结的人站不住脚!”

  此后,许世友对主席忠贞无二、交情甚笃。

摘自《许世友外传》,有删节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