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古道仙姿 毕览皇城
欢迎光临桃花山度假村




 

 

光辉历程
 ━━━━━━━━━━━━━━━━━━━━━━☆━━━━━━━━━━━━━━━━━━━━━━


周恩来指示——刀下留人

记红军女儿谭木兰

  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狂奔而至,用身体护住死刑犯人

  1952年,为了巩固刚成立的新中国政人权,全国各地都掀起了镇压反革命的政治运动,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被处以极刑。

  这天清晨,从长沙市梧桐里湖南省监狱拉出一个名叫洪宗扬的死囚;汽车呼啸着向刑场开去。

  来到刑场,洪宗扬被推下车,按倒在草地上;死神一分一秒地向他逼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朝刑场狂奔过来:"不能杀!不能杀呀!"她哭着,飞快来到犯人身边,用身子护着犯人。

  "你是什么人?好大胆!"

  "我叫谭木兰!湖南省公安厅的干部,是湖南省副主席谭立保的女儿!"女人回答。

  法警有认识并了解谭木兰的,对行刑人员说:"她确实是省公安厅的干部,是谭副主席的女儿。"

  行刑人员立即就近打电话给湖南省副主席谭余保,汇报法场上令人惊诧的这~幕。

  谭余保在电话中回答:"判处洪宗扬死刑是湖南省高等法庭的决定,报湖南省委批准的。我参加过常委的讨论审批。这是不能改的。"

  行刑人员回到法场,对谭木兰说:"你父亲电话里回答,不能改变供宗扬的死刑。"

  谭木兰听了,跪在行刑人员面前,声泪俱下地说:"洪宗扬是找的义父,他救过我的命。"她对行刑人员述说了洪宗扬对自己的恩情。

  "请你再请示,绕他一命吧。"

  行刑人员再次犹豫起来,再次打电话给谭余保。

  谭余保闻讯,专程来到刑场,见女儿谭木兰护着洪宗扬,不准开枪,便大喝一声:"你无法无天!"狠狠地打了女儿一个耳光,喝令立即执行死刑。

  谭木兰不仅毫无怨言,反而更显恳切:"父亲,父亲,洪宗扬对我的恩情你更明白。虽说大义灭亲,你不能违背组织的决定,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是否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们公安厅领导最近传达过党中央的指示。对于有一技之长的罪犯,可以给予将功赎罪的机会。况且在国共合作的抗日战争时期,他也做过一些好事,有过一些功劳;请念在你我父女份上,免他一死吧。"

  谭余保态度和缓了些。谭木兰乘机进言:"是否可以请示一下周总理?"

  谭金保对行刑人员说:"你们认为怎样?"

  大家回答:"不妨请示一下再说。"

  "好吧,请示周总理。"谭余保表态。

  专线电话打到北京周总理办公室。第二天,周总理发下话来:"洪宗扬是黄埔二期生,他的情况我知道,刀下留人,另行处理。"

  洪宗扬最终被改判终身监禁,在湖南省宋阳煤矿新生劳改场服刑。

  毛泽东说:"谭余保,你真幸运,我的几个孩子都失散了,你的女儿千里寻父亲到你身边。"

  谭余保1899年12月生于湖南茶陵的挑水,小学设毕业,就开始了地道的农民生涯。为了多赚一点钱,杀猪、宰牛、抬棺材,什么事都干,但生活依然很桔据。姑母周谭氏经常主动接济谭余保,时常给谭余保一些钱粮,谭余保受惠于姑母,十分感激。后来,周谭氏又多方张罗,帮助潭余保结了婚。1924年春,他有了女儿娇仔。数十年后,娇仔改名为木兰。这个潭木兰,就是前面闯法场的那个女人。

  1926年,湖南掀起农民运动。挑水村也成立了农民协会,谭余保被推选为农协会主席。

  农会决定,头一个打击对象是财主周大德为老婆周谭氏,即谭余保的姑母。
农民涌进周谭氏家杀猪出谷,她自恃侄儿是农会头头,破口大骂农民是"痞子、强盗",被捆送到农会,关押起来。农会会员们~致要求将周谭氏处决。

  行刑前,周谭庆泪如雨下。谭余保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谭余保的父亲谭青松将娇仔交给周谭氏,要娇在叫周谭氏"老姑妈"。

  周谭氏抱着娇仔,大哭不止,娇仔也哭。谭余保在桌子上狠击一掌,对农协会员们说:"主张杀周谭氏的举手!"所有在场农协会员的手都举了起来。

  "不主张杀周谭氏的举手!"一只手也没有举。

  谭金保挥挥手高叫:"杀!"

  周谭庆立即被推出农协会大厅;行刑人大刀一挥,周谭氏的头颅滚落在草地上。

  1927年2月,谭余保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底,地跟随毛泽东率领的革命军上了"井冈山"。1934年1月,谭余保率团参加在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

  1932年,蒋介石对井冈山苏区发起了围剿。同时,派飞机轰炸井冈山附近的苏区。一天下午,谭余保的家乡--挑水村也遭到无情轰炸,他的妻子被炸死;父亲被白军用枪捅死;母亲失踪。8岁的娇仔躲一个三合土筑成的水缸才幸免于难。她从瓦砾上爬出来望着鲜血淋淋的亲人尸体大哭不止。

  一位老爷爷告诉骄子"别哭了,到永新县去找你的父亲去,你父亲在那里当了共产党的大官了。"

  娇仔光着脚,按老人指点的方向朝永新县走去。历经一个月,步行三百余里,终于来到永新县城。她四处打听父亲的住址。

  一天,娇仔走在街上,忽见一个穿军装带手枪的高个子,挑着担子从身边走过。仔细一看,不正是父亲谭余保吗?她飞跑上去,双手抱着父亲的腿:"爸爸,爸爸!"一边大叫,一边哭。

  谭余保很快认出了女儿:"娇仔,你怎么来了?"放下担子,紧紧抱住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女儿。

  "爷爷。奶奶,还有母亲呢?"

  "爷爷、母亲都被飞机炸死了,奶奶不见了。

  谭余保听了,从不掉泪的八尺汉子也哭起来,他踩着脚,大骂:"蒋介石狗娘养的!我和你势不两立!"

  警卫挑起担子,谭余保抱起女儿向苏区政府走去。

  从此,骄子随着父亲在永新城里生活,进入列宁小学读书。
 
  儒将陈毅在列宁小学作过诗词讲座,给学生讲解古典诗词。娇子至今对陈毅教的一首诗印象深刻:

  昨日入城去,归来泪满襟。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一天,谭金保对女儿说:"娇仔,带你见毛委员。朱总司令,见方维夏、甘泗英、王震各位伯伯叔叔们去。"说着,牵起娇仔的手,朝坐落在城中心的列宁小学走去。进入列宁小学,只见大厅里坐满了'兵";讲台上坐着几个'官"。有个会议即将召开。

  谭金保牵着女儿走上讲台,来到毛泽东身边:"娇仔,叫毛委员。"

  "毛委员。"娇仔对毛泽东鞠躬,毛泽东爱抚地摸着轿子的头。

  "叫朱总司令。"

  "朱总司令。"娇仔又朝朱总司令鞠躬。

  接着,娇仔又对各位苏区中央领导叫"伯伯、叔叔"并鞠躬。方维夏抱着娇仔用胡子扎她的脸,亲她。陈毅问娇仔背得几首诗,娇仔随即背诵了李白的《静夜思》。

  娇仔的聪明伶俐引起首长们的兴趣。毛泽东说:谭余保,你的女儿千里寻父,难得、难得。我的几个孩子都失散了,你的女儿却寻到了你身边。你真幸运。娇仔、娇仔,共产党的骄子,天之骄子!"

  娇仔来到永新后,谭余保又要当爸爸,又要当妈妈,实在不堪重负。革命还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事实上他分不出多少精力和时间来照顾女儿。每当他看到女儿瘦弱的身体,总是一身稀烂的衣裤,就感到内疚。

  一天,谭余保执行任务回来,发现自己的住房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料理得整整齐齐,娇仔的破衣补好了,洗净了,头发梳理了……。见到眼前的一切,谭余保感到奇怪,"娇仔,谁到咱们家来过?"

  "易阿姨。""哪个易阿姨?"

  "我听大家叫她易湘苏。"

  对易湘苏谭余保是比较熟悉的。 她 1908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三里里一个农民家庭,因不满父母的包办婚姻,进入县女子职业学校读书。1926年投身革命,在党的培养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为一位坚强的女战士。1928年7月,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她受党的派遣,到长沙以一个商店作掩护,担负"湖南省委地下交通总站"的工作。后来交通站被破坏,易湘苏被捕。六次审讯,她都英勇机智地应付了敌人,没有暴露党的机密和自己的政治身份。敌人仍不放过她,将她判刑四年,先后关进长沙县监狱、陆军监狱、醴陵县监狱。1930年6月,蒋桂战争爆发,桂军攻打醴陵;她乘机越狱成功。1931年8月,赣西南与湘东南特委会合并为湘赣省委,易湘苏到了省委机关,以后又到了中央所在地永新县。易湘苏有苏区巾帼英雄之称。

  "谭委员!"正当谭余保沉思时,外边传来女人的声音。谭余保回过头,门外站着的正是易湘苏。她穿着浅灰色的红军服,头戴八角五星帽,腰束皮带,显得特别精神。

  谭余保请她进屋:"难为你帮我照料娇仔,又帮我……,""革命战士应该互相关心嘛。"易湘苏一边说一边笑,那笑容活像盛开的花朵。谭金保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

  "易阿姨。"娇仔奔向易湘苏,易湘苏亲着娇仔。能有人照顾娇仔,这对谭余保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几天后,谭余保又要外出执行任务,临行前他将一把房门钥匙交给易湘苏"这个交给你……""你放心。"易湘苏接过钥匙,深情地说。
从此,易湘苏除了搞好苏区政府交给她的妇女运动方面的工作以外,还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细心照料娇仔。

摘自“历史档案”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