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军事史林
社会论语
退役家园
军旅文化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战友重逢
老兵红娘

 





 

 

光辉历程
 ━━━━━━━━━━━━━━━━━━━━━━☆━━━━━━━━━━━━━━━━━━━━━━


“渡江侦察记”里的活英雄(二)

文/高燕飞

 

  二渡长江,以战友牺牲血的代价,擒回了敌排长

  和电影所描述的情节比,这第一次过江侦察好像简单了点,但它是真实的。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紧张、害怕,都是人们正常的反映。当五位侦察员和老乡一起将小船隐蔽好,押着俘虏回到了驻地后,天还没亮。大家一再感谢划船老乡的帮助,称赞他的划船本领。

  可是这位30多岁的船老大就是不说话,水也不喝,饭也不吃,蹲在那,两眼发呆,--他这是吓坏了,还没有从刚才随时可能没命的恐惧和紧张中摆脱出来。这的确是与舞台上和电影中表现的不太一样。

  这次被后来记入史册的第一次渡江侦察行动,没想到也有遗憾。抓到的这两个俘虏,原来不是国民党的兵,是被强派到江边为国民党军守地堡的附近农民。他们没有枪,发给锣。有情况就敲锣,锣一响,国民党兵就出来。

  这虽然抓的不是国民党兵,但从这两个人口中也了解到了不少情况。如:敌人江防工事的构筑情况;南岸敌人的活动情况等,他们知道得不少。

  或许是首次渡江留下了遗憾,三班长张云鹏代表大家,主动要求再次过江,保证非抓个更有价值的"舌头"回来不可!
果然,连首长将再次渡江侦察捕俘的任务又交给了三班。连长对大家讲:"现在情况紧急,渡江作战临近,军首长急需了解江南敌情。你们三班过去一次,有经验和体会,对那边地形也有一定的了解。这次过江一定要设法抓个俘虏回"。

  "保证完成任务!"全班气势高昂地回答!

  为了更好地完这次任务,连首长也参加了三班战前军事民主会的讨论。经过反复讨论定下了几条:

  一、 还是首次过江的五位同志再次担当此次任务,分工与上次相同;
  二、 过江后,捕俘目标选在敌哨兵或巡逻兵身上。最好能捕到敌军官;
  三、 确定鞠增伦上次提出的"上岸后一旦与敌交火没法回来,只要能活下来,迅速潜伏到靠江边的山上,并点三堆火告知江北"的方案可行;
  四、 行动中如果一下抓到多名俘虏,考虑船小风大浪急,为防止翻船,只能带回一两个,其余的要想法妥善处理掉。
  五、 换一位划船的老乡参加行动。从上次经验看,老乡不是军人,格外恐惧,因此负责守船的冯正义、鞠文义一定不能离开船,一定要看护好划船的老乡。老乡都是在江边长大,水性特好,如果没了划船老乡或者没了船,我们就是抓到俘虏也难回江北了。
  六、 根据上次渡江的经验,为防船进水,还要多准备划船的桨和舀水工具。

  连领导肯定了三班讨论得好,计划周详,相信这五位同志一定能很好地完成任务。

  第二次渡江侦察的时间是在1949年的3月13日深夜10点,风特别的大,江面波涛汹涌。出发前,营连首长们亲自来到江边相送。 "我们六人刚上船,还没走呢,一个急浪打来,船灌进了水。这船比上次颠簸多了,鞠文义上船就是个趔趄,惊叫了一声,半蹲在那死死把住船梆不敢放开。营首长看到这种情景,为我们担心地说;这风太大,太危险了。今晚不过去吧。"鞠老回忆道:

  "这是首长们对我们侦察员的爱护;我们知道渡江大战即在、时间已刻不容缓了;知道这次任务的份量。风大浪急我们虽然危险,但是敌人也容易麻痹啊。班长张云鹏代表我们表示,请首长们放心,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俺们也一定会完成任务!等着俺们胜利回来吧!"
看时间已差不多了,班长一挥手"出发!"

  小船在疾风大浪中颠簸,一会儿上了巅峰,一会儿落进了深渊。长江就像一匹不驯服的野马,狂癫撂蹄,想把背上的骑手甩将下来。侦察兵们头一次遇到这阵势,五肺六腑也跟着翻腾开了。但是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成任务!

  这是一段难熬的经历。鞠增伦回忆说"我当时心里默念,靠岸前千万不要被敌人发现啊!因为上一次敌方有两个更夫失踪,说不定已引起了注意。一旦敌人提前发现了我们,有了准备,单等我们靠岸开火,我们就会成了靶子。所以心跳特别厉害,两眼紧盯对岸,恨不得看穿江边一切"。

  还好,在黑夜的掩护下,小船没被发现,慢慢靠上了长江南岸,并顺江隐蔽下来。听听岸上没动静。于是班长再次嘱咐鞠文义他们俩一定看好船,不能离开,然后就和鞠增伦、于乃阳迅速下船,又跳进了离江边不远的敌交通壕。 伏在壕里,注意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和动静。风还在呼呼地吹,草木哗哗作响,地面湿漉漉。突然,远处传来人的说话声,而且有手电光忽亮忽灭。手电筒的光柱还不时地向江面扫一扫。这一点,还真与后来电影《渡江侦察记》中的一组镜头一样。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楚了。班长悄悄地说:"准备好,敌人过来了!"

  黑暗中只见得一个抗着枪的敌兵走在前面,后面那个拿手电的估计是个当官的。敌人当官的都害怕,一般都走在后面。班长决定放过前一个,抓后面那个。 《渡江侦察记》里,有敌搜索队从伏在草丛的侦察员脑袋旁走过而没发现的惊险镜头。鞠增伦讲,他就经历了这样的惊险。前面那个敌兵走过去时,那脚就离鞠增伦脑袋几厘米!鞠增伦摒住呼吸,一动不动!

  放过了前一个后,当拿手电的敌人过来时,三个侦察兵猛地一齐从壕沟里窜出,突然大声喝问:"干什么的!"同时赶紧向上靠。敌人一下子愣住不动,慌忙回答:"查哨的。"又反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班长嘟噜了一声,敌人听不懂回答的是什么,三个侦察兵已贴身靠上来了。 班长张云鹏一下子把敌人肩上的冲锋枪夺了下来。敌人还在发呆,连说"唉,唉,你这是干什么?"这小子还没想好怎么回手,班长的驳壳枪已顶住了他的脑袋低声喝道:"呼喊就打死你!"这家伙立刻不敢吭气了。鞠增伦和于乃阳几个漂亮的扑俘动作,架起这个家伙就回撤,突然,"砰"的一声枪响,前面那个敌人开了一枪!

  这一枪,划破了风声呼呼的夜空,让侦察兵们吃了一惊!"敌人发现了我们?"气氛陡然紧张到了极点!正在这时,先前放过去的那个敌兵,大概是听到了后面有人说话,端着枪就跑了回来。当这小子快跑到跟前时,班长突然顺手"叭!"就是一枪,毫不犹豫!再看那敌兵一头栽倒,不再吭气。 "快走!"大个子鞠增伦拖着吓得半死的俘虏,甩开两条长腿就往江边奔,于乃阳在前面开路,班长断后。此时,江岸一线已是锣声大作!

  找到了船,把俘虏押上去,命令他不许乱动。船上的冯正义接过手来,死死按住俘虏,生怕他逃掉。

  班长和于乃阳也撤了回来,可是这时发现鞠文义不在船上!

  班长忙问小冯,鞠文义哪去了?冯正义说,他下去接应你们啦了!联想刚才那突然的一声枪响,一种巨大的不详之兆,立刻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先后两声枪响,显然已经惊动了岸上的敌人。远处手电光在晃,还有人在叫喊。情况越来越危急,鞠文义却没了踪影! 鞠文义呀鞠文义!班长面容铁青,命令大家看好俘虏,自己却不顾危险,提起枪,转身又向刚才响过枪的地方跑去。不远,他发现鞠文义已经牺牲在一个土坑里!

  鞠文义是一个内向、心细、主意多的人。但是,战友们评价他也是一个"有群胆,缺孤胆",遇事犹豫、怕前怕后的人。或许是因为他的心细主意多,或许是他的胆量尚缺锻炼,班长每次行动都主动带着他,期望能逐步克服他的胆小,而发扬他的长处。鞠文义也不会水,狂风和颠簸让他产生了恐惧。

  现在只能猜测当时他可能晕船晕得厉害,想到陆地找个安全之处卧着,以等待班长他们的归来。人要是心里害怕,就会感到哪儿也不安全,因此鞠文义不断换着隐蔽处。但不幸的是运动的身影暴露了,他被前面的那个敌兵发现,成了敌人枪口前的活靶子! 岸上已是锣声一片,敌人已经愈来愈近,并开始胡乱打枪!侦察兵们的心都揪到一块儿去了。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班长一人也没法搬动鞠文义的遗体,只好拾起鞠文义的冲锋枪跑了回来。

  他一面上船一面急促地喊:"快,快,敌人上来了!"于是小船掉头迅速向江心划去。大家看到班长脸上禁不住的泪水和鞠文义的冲锋枪,一切都明白了,心中顿然沉重!好在向他开枪的敌兵已被班长打死,算是为他报了仇! 敌人追到了江边,南岸响起爆豆般的枪声,水里不时溅起水花,气氛万分紧张。"抓紧俘虏不要松手!""别开枪,天黑,敌人看不见船!",班长狠狠地说:"去他妈的,让他们瞎打去吧!"

  枪声渐渐被甩在了身后。耳边风声呼呼的,浪推着小船上下颠簸。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回到北岸!

  "终于又回来了,但我们战友鞠文义却永远回不来了!"鞠增伦心里难受,下船后,扛起划船的桨低着头,默默地走在前面,直径回到驻地。进了院子,放下桨。屋里的战友们听到了声音,欢呼着迎出来:"他们回来啦!"

  当大家知道鞠文义的牺牲,所有的人都难过地低下了头。完成任务的喜悦,被失去战友的悲痛冲没了…… 鞠老沉重地对我说:"鞠文义就这么死在了敌人的枪口下,他是我们五个人中第一个牺牲的,真是遗憾啊。这一点,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高大,但绝对真实,战争残酷啊!他毕竟是为革命流血牺牲的,我们仍然怀念他!"

  提起侦察兵,人们自然会认为他们是一些机智勇敢、武艺高强、胆子特别大的一伙人。我们男孩子从小就特崇拜战争年代的侦察兵。而我面前的这个身经百战的老侦察兵却说"不,不都是像电影演得那样,侦察兵的胆量不是天生的,而是严酷的战争磨炼出来的。刚当上侦察员时,我也曾'狼狈'过"。

  那是1947年还在山东高密作战时的事了。鞠增伦第一次穿上国民党军的军装,和几个老侦察员们一同执行化装侦察任务,心里紧张就像揣了个兔子。

  不料,在过一个敌人还乡团的"土围子"时被识破,敌人众多而且包围了上来。枪声大作,子弹蝗虫一样满头飞,侦察兵们寡不敌众,边还击边后撤。可是敌人是越打越多,情况越来越严重。

  一个小个子战士跑得慢落在了后面,腿部中弹,倒在地上,没能跑过沼泽地。敌人密集的枪弹封锁着,使我们的人没法回去救他。

  面对围上来黑压压一大片的敌人,小个子战士恐怖地大哭,一边拼命地向前放枪,一边拼命地回头呼救,直到没了子弹…… 那情景,还真的就像南斯拉夫电影《桥》中描写的,面对围上来的德国鬼子,在沼泽中掉队的游击队战士绝望地大哭一样。太残酷了,围上来的敌人用刺刀戳烂了小个子战士的身体,然后倒拖着走。

  而第一次遭遇这样残酷局面的鞠增伦,心中恐惧、慌张,拼命地只顾跑。过沼泽时,慌忙中枪掉到烂泥潭里了。还好,一番拼命地乱摸,总算是捞了出来,连泥带水提着就跑。到了安全地带后一看,紧急中,枪栓都没拉开,一枪没放!

  多少年后的今天,鞠老毫不忌讳自己最初的"不英勇",却让我产生深深的敬意。这使我们看到了比"样板戏"高、大、全式的英雄更可信、更真实的英雄!

  鞠增伦就这样跟着"老便衣"们跑侦察、抓"舌头",从不会到会,从害怕慌张到机智勇敢,练就了一套过硬的扑俘技术和临危不乱的本事。鞠老说,这都是连里兄弟般的战友手把手教的,是教训和鲜血换来的!

  鞠老收回了追忆,接着说:

  "后来,班长他们押着俘虏也进了屋。"这回得好好看看,嗯,看服饰,这小子的确是个敌军官!"老实回答,你是干什么的?!"我们先对俘虏进行了一轮初步审讯。

  俘虏是个敌排长。他说:"江岸防守吃紧,上司严令排长要亲自查哨巡逻。于是我只好出来。没想到江北能过来人。还没弄清怎回事,就被抓了过"。

  这个敌排长供出了好多对渡江作战极有价值的重要情报,如我正面敌人兵力部署、部队番号、敌官名单、火力配置、工事构造等等。首长当即表扬三班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要求安排这几个侦察员好好休息一下。军首长通令嘉奖三班长张云鹏,并记特等功一次;鞠增伦等人也分别立了功!

  我问鞠老,第二次渡江侦察捕俘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他说其实就两个字:"紧张"。"时间过去那么多年了,一想起这次过江时的一些情节,现在我感觉心跳好像还是那么厉害。"

(待续)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501284735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提供网络支持单位:上海因特奈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