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退役家园 军事史林 军旅文化 社会论语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老兵留言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返回首页
 


伟业历程
━━━━━━━━━━━━━━━━━━━━━☆━━━━━━━━━━━━━━━━━━━━━

幽默陈赓

  1933年春某日,因叛徒告密,陈赓将军于上海被捕。后押送南昌,蒋介石于科学仪器馆(现南昌图书馆)召见陈赓曰:“陈赓,你瘦了。”将军对曰:“瘦吾貌而肥天下。”将军谓蒋氏曰:“校长也瘦了。”蒋氏对曰:“国家如此,生灵涂炭,寝食不安哪!”将军曰:“身为一党一国领袖,校长瘦而天下更瘦,这是为何?”蒋氏哑然。

  1943年夏某日。毛泽东主席于延安作报告,陈赓将军忽抓耳挠腮,东张西望,后整衣起立,直奔主席台。毛泽东一愣,问:“陈赓同志,有何急事?”将军不语,取主席搪瓷杯,“咕咚咕咚”喝之。而后,擦嘴、敬礼、报告,曰:“天太热,借主席一口水。现在没事了!”在场干部哄堂大笑,毛泽东亦微微笑。

  陈赓将军脸色红润,天姿英绝,气识豪放,望而知之为大器。无论何时何地何事有何困难有何险恶,将军均笑嘻嘻,乐哈哈,妙语连珠,无拘无束,出言四座生风。人称“幽默陈赓”。

  陈毅元帅论陈赓将军曰:“陈赓像一块玻璃,从里到外都是清楚的,透明的。”又曰:“陈赓是一块磁铁,风趣幽默,能够团结大多数人一起革命。”又曰:“陈赓同志是我们党的一门炮。可惜现在我们这种炮少了些,希望能有更多的这样的炮。”

  陈赓将军,湖南湘乡柳树铺人。祖父陈翼怀,清军管带。据云善使大刀,重达八十余斤,抡如旋风,水泼不进。后太平军起,解甲归田,隐居乡里。将军自小聪颖机智,随爷爷练功习武,棍棒拳脚,样样精通。常统领村前屋后“娃娃兵”,演阵比武,指挥自如。及长成大将之才实胚胎于此。

  1925年秋,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东征军总指挥蒋介石于华阳镇一役遇险。粤军一部侧击东征军,距蒋氏仅数里。陈赓将军弓身负蒋氏急行,命一连官兵掩护,且战且走,遂使蒋氏过河脱险。故陈赓将军与黄埔同学蒋先云、贺衷寒并称“黄埔三杰”,时云:“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灵不过陈赓的腿。”

  陈赓将军有表演天赋,模仿各类人物神态动作,维妙维肖。年轻时入黄埔军校,为该校“血花剧社”骨干。某日,“血花剧社”排练讽刺剧《皇帝梦》,陈赓将军自告奋勇,男扮女装,饰袁世凯五姨太。演出时,“五姨太”“金莲”碎步,挤眉弄眼,黄埔学生大笑不止。

  南昌起义后,陈赓将军随撤退部队恶战会昌。将军左膝盖受重创,断脚腕骨。遇敌军搜捕,将军急中生智,顺势滚人田沟,以血染面,以粪污身,闭目装死。敌近前,脚踢之,不动,将军遂脱险。

  1927年秋,南昌起义军在广东潮汕遭重创。其时,陈赓将军于贺龙第二十军第三师任营长,周逸群任第三师师长。将军拖断腿,几经周折,潜入香港。寻党,不遇。又拖断腿买票登上海轮。恰逢周逸群便衣混入船。陈赓将军见之,以报纸掩己面,念叨曰:“这鬼记者的消息真灵通,周逸群还没上船,报纸上就登出来了。”周逸群闻之大惊失色。细思量,其音稔熟,掀报纸见为陈赓,释怀大笑。

  1928年4月,陈赓将军化名“王庸”,赴上海担任中共特科情报科长。将军或西装革履,如租界之“西崽”;或全副武装,如国民党之高级将领:或绫罗绸缎,如富商大贾。将军与国民党特务称兄道弟,打的火热,皆称之为“王先生”。以至陈赓被捕时,国民党特务还以为是“王先生”玩的把戏。

  某日,上海党组织于法租界某戏院进行秘密接头。参加者,以看戏为掩护,交换情报。散场之际,租界巡捕与国民党特务突然包围戏院,逐人检查。陈赓将军大声吆喝:“别让共党跑了!”遂与前来围捕的警探“合作”,充当“蟹角”,独把一门,参加会议者皆由其门走。

  延安整风时期某日,陈赓将军与彭德怀元帅聊天。康生掀门帘进,问:“聊啥?”彭德怀对曰:“陈赓救老蒋。”康生阴脸谓陈赓:“当年你要把蒋介石毙了,现在哪里要打那么多仗!”陈赓坦然对曰:“那老蒋不就跟廖仲恺一样成了烈士?我岂不成了反革命?”康生自觉无趣,呐呐而退。

  抗日战争某日,彭德怀元帅途经河北南乐城,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的陈赓将军欲设宴招待彭总。有人劝之,彭总性暴烈,尤恨大吃大喝,当心挨骂。陈赓将军嘻嘻曰:“无事,无事。”是日宴前,陈赓将军特请示彭总:“我叫战士到河里捞了几条鱼。今天午餐,只吃鱼,不吃别的,可否?”彭总点头称好。宴始,上菜。彭总边吃边赞曰:“这鱼确实不错。”继上菜,彭总不悦,问:“你不是说吃鱼,怎么又有肉丸子?”陈赓从容对曰:“这丸子是鱼肉做的,你尝尝。”彭总无言。又上莱,彭总放下筷子,问:“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陈赓将军不慌不忙,嘻嘻曰:“这河边的鸡主要吃鱼,归根结底还是鱼?……”彭总无奈,笑而食之。

  1941年,陈赓将军与傅涯结识并相爱。三年后,陈赓将军向上级申请结婚,中央组织部因傅涯出身问题未批准。陈赓将军不睬,扬言:“再不批准,我们就‘先斩后奏’了。”刘伯承、邓小平闻言,急向中组部做工作,陈赓、傅涯终获批准结婚。

  淮海战役,陈赓将军率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背靠浍河,于南坪集阻击黄维兵团。是役,第十一旅三十一团扼守杨庄、郭庄前沿。战犹酣间,陈赓将军电话询之三十一团梁团长,通讯如何,阵地如何,伤亡如何,预备队如何。通话后将军即口授纵队党委给第三十一团嘉奖令,并要求转达全纵队。机关有人提出:胜败未决,即发嘉奖令,毫无伸缩余地。陈赓将军言:“我与梁团长通话,正是敌进攻最猛烈之际。敌若再组织强大火力,将至夜晚。届时,我军后续部队也到了。故而断言胜局已定。”众闻言皆服之。

  解放战争时期,大军南下。时任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的陈赓将军,命第十三军军长周希汉率两师兵力渡赣江追敌。不料敌四个师回头围周部。河对岸,枪炮声甚烈,一日情况不明。下午,周希汉发来电台密语,报告陈赓:“初战告捷,已俘虏几百人,缴获十来门大炮,敌向后溃退,我正在出击!”其时,兵团指挥部人人皆喜,唯陈赓低头不语。沉思片刻后,将军果断下令周部立即撤退,渡赣江回返。其时人皆不解,后于敌军中获悉,敌军之败为佯败,欲引周军成追击队形,后沿江将渡口切断,实行分割歼灭之。

  陈赓将军于上海被捕后,宋庆龄及数十名国民党黄埔同学纷纷给蒋介石说情,蒋氏故未
敢加害之,并口头答应释放,于狱中移住旅店。不久,陈赓将军乘隙逃逸。故有人言陈赓将军“知明节可以保身”。

  国民党第十二兵团第十四军参谋长梁岱回忆言:淮海战役被俘后,偶遇陈赓将军。将军问:“你是哪个部队的?”答十四军。又问:“你们军长呢?”答已阵亡。问:“尸体在哪里?”答在村里。陈赓将军即嘱十四军熊绶春军长卫士留下,寻熊绶春尸体,埋葬,立碑,上书:“第十四军军长熊绶春之墓”。

  1960年初夏,陈赓将军约特赦战犯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郑庭笈、杨伯涛、周振强等六人到四川饭店吃饭。其时中央已提出阶级斗争理论,然陈赓将军仍毫无拘束,意气诚挚,与昔日黄埔同窗畅谈、痛饮达三小时之久。杜等六人皆感慨不已也。

  1932年冬,鲁迅先生两次秘密约见正在上海疗伤的陈赓将军。陈赓向鲁迅先生叙说红军情况甚详,为之草绘红军鄂豫皖边区略图一张,鲁迅先生宝藏之。该草图今仍陈列于上海鲁迅博物馆。

  云南和平解放后,陈赓将军任云南军区司令员和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将军力排众议,礼贤下士,或登门拜访,或分批宴请,起用了一批旧知识分子。有人提出疑问:他们出身不好。将军曰:“我出生大地主,更不好。”又曰:他们为国民党办过事?将军曰:“我还救过蒋介石呢。”其时,被重用者有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大学牙科学院的牙科博士郭乃全、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的妇产科专家陈光璧及眼科医学博士邹子度、开业医生孙建毅、教会医院医生樊恕等。

  1950年夏,陈赓将军奉毛泽东之命,秘密出使越南协助抗法。将军有日记曰:“车过宜良,偶然探首窗外,众皆伫足以望,只好缩首反坐。苦矣哉!莫如行动无自由也!”越方接到通知后,派出迎接人员和三名妇女推水果车随行。陈赓将军始活跃,为三位越南妇女各起一雅号:身材苗条者称“柠檬小姐”;肩膀粗圆者称“菠萝大姐”;肤色棕黑者称“咖啡嫂嫂”。

  越南胡志明主席闻陈赓将军到,于其住处一一一密林间茅草高脚屋与将军共进午餐。饮酒间,胡志明朗诵中文诗赠陈赓:“乱石山中高士卧,茂密林里美人来。”陈赓将军摆手曰:“不妥,不妥,我这模样哪能称美人?”胡志明手掠银须,曰:“改两字:乱石山中高士卧,茂密林里英雄来。”

  1950年9月,陈赓将军指挥越军攻克东溪法军,首战获胜,继于谷社山区迫敌,遇敌顽抗,进展困难。其时武元甲命令停止进攻,陈赓将军闻之大怒,谓武元甲曰:“如果这样的仗还不打下去,我就卷铺盖走了!”胡志明闻之,令武元甲按陈赓方案继续打下去,遂大捷。武元甲亦服之。

  1961年3月16日,陈赓将军病逝于上海丁香花园公寓,终年58岁。记者言:陈赓之幽默,为大智大公也。盖在于其胸无羁绊,禀性卓迈,故所涉无不发挥其天性之极致。

来源:华远杂志

壮丽军史画卷
尽览国威军威

 集我军历史阅兵之大成
 
详情点击此处 
1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82073984 13371713807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