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网 >> 军事史林>> 风云驰骋>> 正文


风 云 驰 骋
━━━━━━━━━━━━━━━━━━━━━━━━━━━━━━━━━━━━━━━━━━━━━━━━━━━━━━

忆八天八夜阻击战

翟宝三

  八天八夜阻击战是从四六年九月上旬开始的。 敌桂系新七军、 整编七十四师密切配合, 轮番向我华野九纵进攻。 纵队首长周密布置了运防阻击任务。 由泗阳县至淮阴城, 长达百里, 设防阻敌。 连续战斗八昼夜, 胜利完成了艰巨阻击任务。 我当时在九纵七十五团二营任营长, 亲身经历了几次战斗。 我体会较深的的战斗有两个。 一是与桂系新七军一七一师一个团的战斗, 一是与整编七十四师一个团的战斗。 对这两次的战斗情况, 经回忆, 大致是这样的:

  一、 与桂系的战斗

   九月十日, 桂系一个团, 在飞机、 大炮的掩护下, 向我七十五团一营和二营阵地发动疯狂进攻。 一营在胡大庄一线, 守备一个南北长的河堤, 二营在一营右翼守备一个村庄西头的东西长的河堤。 二营四连守备前沿阵地, 五连在四连后面机动使用。 我们连夜行军到达防御阵地。 连夜挖战壕, 筑掩体, 准备投入战斗。

  天亮以后, 敌人的飞机就低空向我阵地扫射, 炮火向我阵地轰击。 步兵向我攻击。 我们事先已在前沿阵地清扫了射界, 便于发挥火力,观察敌之动向, 以待敌接近, 再发挥火力杀伤敌人, 把敌人消灭在我阵地前沿。 我们为了减少伤亡, 不过早暴露目标, 作好隐蔽, 以近距离消灭敌人。

  当敌人进攻到我四连阵地前数十米处, 副营长程忠顺同志向我说, 敌人已接近我阵地。 我随即走到四连阵地观察, 敌果然已距我阵地约三十米, 已经是短兵相接, 一触即发的紧张情况。 在此紧要关头, 我令机枪射手瞄准敌人猛烈开火, 给敌以重大杀伤。 敌不甘失败, 又组织更强的炮火向我轰击, 我部分阵地被炸平, 有的战士被埋在土里, 爬出来继续战斗, 激烈战斗持续数小时, 敌人没能前进一步, 接近黄昏, 敌人停止了进攻, 我们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 友邻部队一营打得也很顽强, 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 消灭了数百敌人, 营长丁保志同志站在河堤上勇敢指挥战斗, 不幸身中敌弹, 壮烈牺牲, 黄昏撤出阵地。 一营撤下后, 我营奉命撤退, 向淮阴方向转移, 接受新的任务。

  这次战斗, 我们伤亡数人,敌人伤亡数十人。 和桂系的阻击战斗, 我们首战告捷, 有力地打击了敌之嚣张气焰, 鼓舞了我们的士气。

  二、 坚守石工头、 重创七十四师

   我营在阻击敌新七军之后, 部队未得到很好休整和补充, 既与敌整编七十四师展开战斗。 七十四师是蒋介石王牌, 美式装备, 号称五大主力之一。 该敌依仗优势武器, 疯狂向我华野九纵进攻, 企图占领战略要地淮阴城。

  我七十五团二营奉命阻击该敌, 连夜转移到石工头, 坚守阻敌。 石工头地形弯曲, 是一条东西长, 又是环形的河堤, 位于张福河东边数百米处。 石工头南面是一片开阔地, 东南角约二华里有一村庄(张庄)。 我们到达石工头已是后半夜了。 团领导交给我营的任务是坚守一天, 黄昏转移, 向淮阴某村庄转移待命。

  团政委王绍渊首长召开我营连以上干部会议, 做战斗动员, 对我营提出了严格要求, 令我营不惜一切代价, 坚持到天黑再转移。 会后, 我即作了战斗部署, 命六连在河堤左翼守备, 四连在河堤右翼守备, 五连为预备队。 令各连迅速进入阵地, 构筑工事。 重机枪阵地设在四、六连之间, 营指挥所也设在河堤上(四、六连之间)。 简单工事没做完, 天刚亮, 敌趁我立足未稳, 即向我营阵地进攻。 敌约一个团兵力集结在我营阵地左前方张庄, 距我营阵地约二华里。 上午七时, 敌在炮火掩护下, 由张庄出击, 向六连阵地发动攻击。

  当敌接近我阵地时, 我指挥重机枪向敌人猛烈射击, 敌两次进攻均被打下去。 中午12时, 敌人又以重炮连续向我阵地轰击, 再组织进攻, 又被我打下去。 敌人从正面进攻未得逞, 遭到失败, 随即改变进攻路线, 由张庄秘密绕到庄稼地, 顺着河堤从六连左翼突然猛攻, 并占领六连部分阵地, 形成对峙局面。 在此关键时刻, 六连长史文德向我报告, 问我是否撤退, 我说决不能撤退, 要准备反冲锋。 我随即让司号员吹反冲锋号, 并亲自指挥重机枪射击, 掩护六连冲锋。 六连服从命令, 全连端起步枪和敌人拼刺。 冲在前面的一排长徐永明率领全排和敌展开肉搏, 在激烈的战斗中, 徐永明同志壮烈牺牲! 战斗中, 敌人表现很猖狂骄傲, “胡子兵”在我冲锋时还向我摆手, 说:来!来! 敌人仗有冲锋枪和自动武器的优势, 才这样傲慢。 我们靠有刺刀、手榴弹, 尽管敌众我寡、敌强我弱, 我们仍能给敌人以重创, 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 守住了阵地。 接近黄昏,撤退转移。 基本完成了阻击任务。

  六连撤出阵地, 四连阵地也被敌占领, 营指挥所被包围, 有一个敌兵在指挥所东张西望, 距我十几米, 我用五连长焦长友的三八式枪,敌被我瞄准击毙。 战斗中, 我营的电话线被敌炮火打断, 与团指挥所失去联系, 四、六两连均已撤下去。 我让五连顺着河堤向西转移, 另选一有利地形, 再坚持一会儿。 撤退时遇闻宇主任, 他让我组织掩护撤。 他带着五连先撤, 我带着营部通讯班又坚持一会儿, 天已黄昏, 结束战斗, 连夜回到淮阴附近营部驻地。

  这次战斗, 炮兵发挥了作用。 我们向西转移时, 走到团的炮兵阵地。 炮兵连长蔚锦茂同志问我是否打炮? 我说打! 这一开炮, 确给敌人的疯狂进攻以有力打击, 使敌人不敢再轻举妄动, 迟滞了敌之进攻。 在关键时候发挥炮兵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营在与敌七十四师的阻击战斗基本上完成了任务, 应该是一个胜利的战斗! 应该吸取的教训是:六连左翼结合部, 原定有二师一个连在六连左翼守备, 六连向我反映几次没有部队去, 始终是缺口。 我用电话请示团指挥所去部队配合, 但回答还说二师已经去了一个连了。 直到战斗结束也无友邻部队, 敌人则钻了空子, 不费劲地绕到六连左翼, 向六连猛攻, 给六连造成被动, 遭到不应有的损失, 这一学血的教训应该汲取。

  连续战斗八昼夜, 部队相当疲劳, 我们白天战斗, 夜间转移, 敌人也在夜间跟在我们后面, 盯住不放, 迫使我们没有喘息的机会。 我们的干部战士, 一天吃不上一顿饭, 喝不上一口水, 饿着肚子打仗。 中秋节在战壕里过, 吃不上月饼。 白天战斗, 夜间行军, 连夜挖工事, 天亮又战斗, 非常艰苦、疲劳。 然而, 我们的部队政治觉悟高, 不怕苦、 不怕累。 我们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 坚定信念、 艰苦奋斗,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 胜利完成了运防阻击任务!

  注:

  
参加这次战斗的指挥员:
  王绍渊: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政委, 解放后任兰州军区空军副政委
  闻 宇: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政治处主任, 解放后任江苏省无锡市副市长
  张问智: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教导员, 解放后任江苏省淮阴发电厂厂长
  程忠顺: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副营长, 解放后任杭州军分区(警备区)司令员
  李兴智: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副教导员兼6连指导员, 解放后任陕西省军区政治部主任
  丁保志: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1营营长, 在这次战斗中壮烈牺牲
  史文德: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6连连长, 在南麻、临莒战斗中壮烈牺牲
  焦长友: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5连连长, 后来情况不详
  魏连升: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5连指导员,在这次战斗中壮烈牺牲
  李常安: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4连连长,解放后任后勤学院教官、 总后山西省代县某兵站站长
  翟宝三: 华中野战军9纵75团2营营长, 解放后任铁道部第五设计院副院长(未上任)、 处长、 行政10级(铁路)

  精品集萃  


战友重逢  
战友资料寻找战友

老兵红娘  
交友信息交友意向表

 
 
 


Copyright© 2000-2008 老兵网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371713807

京ICP备05013795号